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章 选中

一越惊梦 | 发布时间:2022-09-22 21:48:47 | 阅读次数:19909

序言——【也不是所有被命运选中时的人,都是天选,也有可能会是误选。】在意识还还不够保持清醒的时候,身体被横贯的非常大痛楚,直接将她沉进幽暗零乱的意识给猛然拉回来身体。意识被拉回来身体的感觉,跟高空急速坠下的失重感完全一致,非常清晰的让她会觉得魂从头顶直接冒出。下一刻,在意识还不够清醒的时候,身体被贯穿的巨大痛楚,直接将她沉入黑暗散乱的意识给猛地拉回身体。。...

序言——【不是所有被命运选中的人,都是天选,也有可能是误选。】

在意识还不够清醒的时候,身体被贯穿的巨大痛楚,直接将她沉入黑暗散乱的意识给猛地拉回身体。

意识被拉回身体的感觉,跟高空急速坠落的失重感一致,清晰的让她觉得魂从头顶直接冒出。下一刻,身体反馈的痛楚,厚实得如同她清醒时摔的一记狗吃屎。

实心的,痛得人天灵盖都要掀开的那种。

“……唔,嘶……”

屈从于现实,已经卷成虾米状的她顶着满头的冷汗,睁开眼。

强光四落,光线强的晃眼,让刚刚睁开一线的眼睛再次感受扑面而来的光污染。强光的刺激,让眼睛生理性分泌泪水缓过那股刺痛感。额上留下的汗渍,连划过的痕迹都丝毫不变,让面朝下的她再一次咬紧牙关。

这个场景,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不用睁开眼也知道。

毕竟,她已经重复这个场景有11次了!

妈的!

终于忍不住暴了粗口,她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按照那家伙说的,有了前面太多次失败的教训,这次她终于可以熟门熟路的开始放缓节奏,控制自己的呼吸。不再让胸腔因为剧痛而失控的收缩,从而导致呼吸紊乱,加剧腹部的痛楚。

在改变呼吸的方法后,左腹贯穿的痛楚逐渐平复下来,没有再疼痛的让人无力。此时,闭着的眼也适应了无处不在的强光,还有些酸痛的眼珠在薄薄的眼睑下转动。她在面朝下的阴影中,屏息感知四周,她能清晰的感觉到。

那个家伙……还在。

再次确定后,她吞咽口水,勉强润了润干涩的喉咙,撑起胳膊。

腹部贯穿的痛楚随着撑起的动作,在剧痛中加上清晰的拉扯感,火辣辣的刺激她的全部感知。脑壳发热得有种懵掉的感觉,耳边也是由远及近的蜂鸣声。在痛到极致后的空白中,她终于微微撑起蜷缩匍匐在地的身体。

“……吧嗒,滴答——”

同一时分,腥甜的温热血液从喉中蜂拥而出,咬紧了牙关也没用。鲜血顺着牙缝漫溢而出,在她抬头那刻,像癫痫的病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口水一样,大口的血液喷涌而出。很快就在地上滴落大片血渍,血液还在不停涌出。

她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同时按出在大出血的伤口,嘶声喊道。

“要么帮我!要么……看我再死一次!”

这样的情况下,她的视线其实并不清晰,眼前全是晃动的重影和刺眼的光斑。唯一清晰的能够感知到的,就是那个家伙的存在。

它以如此强势的存在感,昭告她,是时候接受现实了。

没错,她已经被困在这个情景良久,至今无法脱身。

事发后,她第一次醒来,从措不及防到失去抢救机会死掉,重来。第二次醒来还有些懵,导致自救操作不当,失血过多死掉,重来。第三次,终于发现坐在一边看她垂死挣扎的‘它’,在错愕中,她用了错误的方式求救。

然后求救动作不当,当初死扑街,又重来。

终于在第4次,她又重新经历这操蛋的经历。她学乖了,老实不乱动,尽量平缓自己的情绪,平心静气的求救。

然后……

‘它’看着她的求救无动于衷,开始自说自话起来。失血过度让她精神萎靡,昏沉中她听了七七八八。从‘它’口中说出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开始也许无法接受。可结合自己现在的情况,就算她接受的能力再差,也该回过味来了。

可惜的是,没有来得及听完,她再度光荣,又扑街。

第五次,她再次在剧痛中醒来,刚准备先求救苟住自己的小命。谁成想,‘它’再一次忽视了她的求救,又开始了自说自话。唯一的值得嘉奖的是,‘它’没有重复她第四次死而复生时说过的话,而是接上之前她没有听完的话。

于是乎,在对方的絮絮叨叨中,她再一次光荣扑街。临死前这才恍然大悟,敢情她死后复活后又死掉,只是为了打补丁?!

沃特玛了法克!瞬间脏话上头。

那个穿着一身漆黑长袍,把自己从上到下包的像个需要避光防腐的肉粽,除了外轮廓看上去像人外,她真的感觉不到一丝人气。不然,她也不会称对方为‘它’。‘它’也不负众望的向她展示了什么叫做,‘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于是在打补丁的过程中,她再度光荣。

……光是死,她就死了10次。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11次,这会,她要是还不能接受‘它’说的一切,恐怕就不是再多死几次这么简单了。

于是,有了开始那句话。

“要么帮我!要么……看我再死一次!”

【呵,真是倔强。】

终于等到她服软,‘它’轻笑一声,含糊混沌的音色低哑暗沉。那声音让人难形容,直白的说就是混着男女老少不同音色的声音。在徐缓平稳的语速里,变换的声色无缝衔接。像是变频坏掉的录音带,听着让人十分不舒服。

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吐槽,都无法改变她需要对方出手,才能摆脱困境的事实。在她心里泛着嘀咕时,端坐在不远的‘它’抬手,打了一记响指。

紧接着,她听到‘它’说着意味不明的话。

【……这次,会比较疼,可别自己咬到舌头。记住吾之前说过的话,记不住,这次死掉了,可不会再复活。】

“……什么、意思?”

她艰难的喘着气,嘴里不断涌出的血沫让她无法清晰的发声,脑子更因为过度失血而昏蒙蒙的。乍听这话,一股子不对经的气息扑面而来。还没等她缺氧的脑子理出个所以然来,远处的‘它’便发出一声含糊的嗤笑。

嗤笑声刚落,她便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好不容易撑起身子被狠狠拍平在地板上。那股力道大得让因为疼痛而微微弯曲的脊梁瞬间被杆直,喉中不自觉发出短促的低呼。随即,刺穿腹部的钢条被另一股大力快速抽出。

一瞬间,低呼变成惨嚎。

“啊!!”

尖利的惨嚎声中,两股相反的力道让她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痛楚。被巨力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下压力道控制下的躯体因为疼痛而下意识抽搐。拳头大的钢条则被相反的力道抽出,断钢弯曲处的断口在抽离身体时显然倒刮走不少血肉。

血溅一瞬,伤口被拉扯的触觉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混着痛觉席卷全身。疼到极致,嘶喊反而哑了声,只剩出多进少的急促喘息,在勉强的吊着气若游丝的呼吸。脑子更在剧痛之中混的像是搅乱的浆糊,使得一切感知都变得影倬模糊起来。

剧痛下所有的感知都变得迟缓,灵魂出窍的感觉充斥着全身。汗湿的身体虚浮得厉害,连呼吸都不再属于她,放大的瞳孔倒映着向她走来的黑影。她嗫嚅双唇,哆嗦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血沫充斥着口腔,无力感使得连吞咽的动作都无法做。

看着‘它’走到身边,蹲下。

【没想到,竟然还能保留人的意识。】

眼前的视野一片涣散,全是重影,这让她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对方的样貌。黑色的兜帽下不是人的脸,而是一片宛如黑洞的漆黑深邃。从里面不断的涌出非人的气息,将宽大的兜帽撑出人的轮廓。甚至有可能这一身人形,都是撑出来的。

【不算差,勉强过了甄选的界限。】

‘它’伸手,将趴伏在血泊中的女人翻了过来,这能够更清楚的看清她的伤势。

从吊顶上断裂摔落的钢架,贯穿了女人的左腹。没有拔出那拳头大的钢架时,还能堵住伤口避免大出血。可这样的伤势,在没有急救的情况下,死是早晚的事。更何况,‘它’在没有任何救援物资的情况下,将钢架拔出。

这导致了无法制止的大出血,地面和女人白色的外衣被彻底染红。原本还有些生气的面孔,迅速变得灰败,青白的死气俨然再度萦绕眉间。放大的瞳孔已经彻底失去焦距,无神的看着虚空中的某处。惨白的双唇,还在做着最后挣扎的轻颤。

‘它’停下了动作,屏息去听。

“为、什么……是、我?”

非人的耳力让‘它’成功听到了那比呼吸声还要轻的话语。

【为什么?呵……】‘它’有片刻的停顿,注视她濒死时费力睁大的毫无焦距的双眼。听着她的呼吸由无到浅,由浅再度变得急促,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它’笑声讥诮。

【自然是因为——你是被选中的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