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5.索命的人来了

莘九辞 | 发布时间:2022-09-22 15:27:19 | 阅读次数:25970

“我就说么,你这性子怎么可能会……”望着姜蔻笑吟吟的眉眼,三胖声音越发小,最后转移到话题,“你和顾涣结婚了了吧?竟然也不发出邀请老朋友,但是但是说一声恭喜恭喜。”姜蔻曾基本上是所有人疯狂的追逐的身影,在内他。但是姜蔻身边的人太多,顾涣一个人艳压群芳,基本上把她身姜蔻曾经几乎是所有人追逐的身影,包括他。。...

“我就说么,你这性子怎么可能……”看着姜蔻含笑的眉眼,三胖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转移话题,“你和顾涣结婚了吧?居然也不邀请老朋友,不过还是说一声恭喜。”

姜蔻曾经几乎是所有人追逐的身影,包括他。

可是姜蔻身边的人太多,顾涣一个人艳压群芳,几乎把她身边的桃花掐干净了,而自己也只是其中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而已,谁也不会注意。

姜蔻指尖转了转折成正方形的纸巾,说:“先别急着恭喜,保命再说。”

“我刚才把他惹急了,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就回来报复我,如果我哪天失踪,说不定就是被他分尸了。”

三胖张了张嘴,最后才磨出一句,“那顾涣可太苦了。”

这么多年过去,婚都结了,人还没追到手。

三胖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该可怜没追到人的自己,还是该可怜追了这么多年也没打动人心的顾涣了。

“嗯?”姜蔻侧目,刚才三胖那句话声音太小,她没听清。

“没什么。”三胖摆摆手,然后指着对面的餐馆,“你不回去吃饭吗?你学生往这边看了很多次了。”

“不了,我在旁边他们放不开。”姜蔻右腿微曲,脚尖点地,“反正今天不上课,把他们送回去再吃。”

姜蔻说:“我去买一张贺卡,你看着他们别让他们乱跑。”

在贺卡上写了祝福的话放到蛋糕上,姜蔻把蛋糕和礼物一起寄放到宿管阿姨那里,之后就回去了。

顾涣知道她的居所,很有可能找上门来,还是先搬家的好。

姜蔻买下的房子离学校不远,打车十分钟就到了。

电梯的门打开,姜蔻走了几步突然顿住了。

门口一个的身影背对着她,白衣黑裤更显得身形瘦削高挑,他似乎来得很急,衣服上带着褶皱,风尘仆仆,手肘正压在行李箱上卸力。

索命的人居然这么快就到了。

听到电梯处的动静,顾涣回头。

宽敞的楼道里没有其他人,窗外的射进来的光把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顾涣甚至能看到姜蔻轻颤的睫羽上跳跃着的霞光。

顾涣还没有动作,姜蔻立即看向周围。

确定这里没有其他人,她才重新看向顾涣,轻叹一口气,到底还是被追上来了。

姜蔻走近,声音放轻,“你追到我家,是想让我被你那些粉丝乱刀砍死?”

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但她的神情依旧柔和,一边说着一边绕过顾涣开门。

“没你的鞋,有事在这说完就走吧。”

这所房子只有姜蔻一个人住,所以并没有准备男士拖鞋,当然,如果43码的顾涣愿意穿她37码的拖鞋她也不会介意。

门没有关,留了一条缝隙,这就是想让他说完就走的意思。

姜蔻倚在玄关柜上,好整以暇地看着顾涣。

顾涣不慌不忙地摘下口罩,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脸,下颌线勾勒出完美的弧度,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不愧是能让亿万少女疯狂迷恋的脸。

姜蔻轻舔了一下唇角。

好看的人千千万,不得不承认,顾涣确实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那个,每次回眸,每次抬眼,一举一动都在她的审美点上。

但长的好看有什么用?

美人也要有命才能看。

看到顾涣弯腰打开行李箱,姜蔻立即反手抓住玄关柜的边,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

他不会在行李箱里藏刀了吧?

顾涣像是没有看到姜蔻的动作,径直从行李箱里抽出一双新拖鞋,拆开吊牌,当着姜蔻的面穿上。

“没事,我带了。”顾涣直起身,声音低沉。

姜蔻的眉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这就太诡异了。

他不应该把高冷贯彻到底,转身就走吗?

顾涣继续道:“既然你不想去那边住,那我就搬到你这里吧。”

说着,他就推着行李箱往里走。

姜蔻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侧身让他过去。

顾涣走到客厅停下脚步,转头问她,“客房在哪?”

他这意思,真的要在这里长住?

姜蔻微笑着深呼吸,定下心绪后走到顾涣面前,脚尖与脚尖只有一掌长的距离,两个人离得很近,连睫毛都清晰可数。

她唇妆画得很淡,眼睑微敛,脖颈修长,低头浅笑就是一副温柔恬静、岁月静好的模样。

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举止却勾人心魄。

姜蔻按住行李箱拉杆,指尖能触碰到一抹温热,是顾涣的手。

谁也没有松手。

姜蔻稍稍用力,把行李箱拉倒自己身后,一手握在拉杆上,“我这儿是一室一厅,没有你住的地方。”

用顾涣粉丝的话来说:哥哥睡的地方没有上百米的床都不叫卧室。

姜蔻道:“我怎么敢委屈了你。”

“也好。”顾涣点头,低头对上姜蔻的视线,“睡一张床就不算委屈。”

世界上纯黑的瞳孔很少,顾涣的眼睛是姜蔻见过最幽深的那一双,黝黑的瞳孔中映着她的脸。

这句话绝对不是顾涣能说出来的。

她学过一段时间的唯物史观,自诩学得不错,但顾涣这种情况就很需要一张符。

有事破财消灾,无事安神定心。

姜蔻微笑脸,“你是不是还没出戏?”

话音刚落,姜蔻就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

但凡认识顾涣的人,谁不知道他是天生的演员,入戏快,出戏更快。与其猜他没出戏,还不如说他被鬼怪附身了。

顾涣果然不搭理她这句废话,并且向前迈了一步。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小,顾涣这一步几乎要贴到姜蔻身上。

姜蔻被他逼退一步,踢到了身后的行李箱,力道一时间收不回来,于是身体顺势向后倾,直接靠坐在行李箱上。

行李箱顺着她压上去的力道往后滑。

没等姜蔻脚下定住,顾涣已经及时拉住了行李箱拉杆。

他身上的雪松清香隐隐在鼻尖浮动,姜蔻秀眉稍稍皱了皱,刚直起腰想站起来,又被顾涣拦住。

顾涣的手仍然握在拉杆上,胳膊横在姜蔻腰间,两个人的膝盖紧贴着,隔着单薄的衣料,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他倾下腰身,声音低哑,每一个字都咬得很清晰,“今天咖啡厅,都断干净了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