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3.她的温柔值得所有人善心以待

莘九辞 | 发布时间:2022-09-22 15:27:19 | 阅读次数:28101

几个少年未明因为,望着三胖惊慌失措地挂了电话更有甚者会觉得好气,“老板,你干什么呢?”有些网吧确实很乱,常常因为游戏内不和突然发生群架事件,虽然三胖管理的这个网吧风评很不错,大家各玩各的互不插手插手,基本上没人挑事。更更何况现在的网吧内部一片详和,除了几个人戴更何况现在网吧内部一片祥和,除了几个人戴着耳机沉浸在游戏里骂脏话,和谐到不能更和谐了。。...

几个少年不明所以,看着三胖惊慌失措地挂了电话甚至觉得好笑,“老板,你干什么呢?”

有些网吧确实比较乱,经常因为游戏内不和发生群架事件,但是三胖管理的这个网吧风评不错,大家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几乎没人挑事。

更何况现在网吧内部一片祥和,除了几个人戴着耳机沉浸在游戏里骂脏话,和谐到不能更和谐了。

没发生流血事件,叫什么救护车?

看到几个少年因为涉世太浅而不知道人间险恶,三胖抹一把辛酸泪,“姜蔻当老师,你们这些学生居然还敢来我这里,我哪里得罪你们了?”

少年们疑惑脸。

三胖深呼吸,说:“祖宗们,打个商量,你看对面那家网吧,配置高服务好,比我这里便宜多了,下次去那儿吧。”

原致瞪大眼睛,“哪有这样的?开门做生意,你居然还把我们往外推!”

“就这样吧,下次别来了,好好活……学习不好吗?”

这是来网吧的老板能说出来的话吗?

偏偏三胖一脸正气,义正言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个人有多正。

网吧这种地方管理得再好也不免有泡面和香烟的味道,不过幸好现在没有人在网吧里吃螺蛳粉,所以还在姜蔻的接受范围内。

缥色的旗袍很素雅,但在这种昏暗的环境里却很亮眼,所以姜蔻走进来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几个人轻咳几声,理了理衣领,挺直腰,脑袋盯着屏幕,余光却止不住地瞟向姜蔻。

他们眼看着姜蔻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然后走到一个少年旁后,用温柔慈爱的目光盯着少年。

淮于阳把键盘按得噼啪作响,旁边的兄弟抬头看了姜蔻很久,然后默默戳了戳淮于阳的胳膊。

淮于阳打到关键时刻,没空理他,皱着眉,头也不转地“靠”了一声,“干什么呢。”语气很不耐烦。

旁边的人凑到他耳边,眼睛还盯着姜蔻,放低声音说:“兄弟,这是你女朋友还是你姐?”

姜蔻看起来才二十左右,年纪不大却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气质。他见过的人很少有能把与年龄不相符气质糅合地这么完美的,姜蔻算一个。

如果说这是兄弟女朋友,看样子似乎比兄弟大两三岁,不过也不排除姐弟恋。

如果这是兄弟的姐姐,不知道兄弟能不能看在他们一起逛过网吧的缘分上帮自己牵牵线。

屏幕上出现胜利的字样,淮于阳终于空出时间回头看一眼,“我哪儿来的女!”最后那个字尾调上扬。

淮于阳猛地站起来,椅子往后挪擦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手下扫过鼠标键盘一阵噼里啪啦,引得周围更多的人看过来。

淮于阳看着姜蔻温雅秀丽的脸,刚才的气势像破了的气球跑了个干净,他放低音量道:“姜老师……”

旁边刚才还一脸热情的人听到这声称呼,默默地转过头降低存在感,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他是隔壁中学的学生,和淮于阳一样都是逃课出来的,就算看到的不是自己学校的老师也会心虚。

一个人落网总比祸及一群人要好,所以当背景板是他最好的归宿。

淮于阳的位置错开姜蔻,能看到几个兄弟站在门口对他挤眉弄眼打手势,像傻子一样疯狂摇头。

什么意思?

淮于阳毫无默契。

姜蔻看着淮于阳的脸,他的眼下一圈青黑,在昏暗的环境里也很明显,应该是玩了一个通宵。

她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然后把手伸到淮于阳面前,嘴角微弯,眼底含笑。

纤细素净的手上静置着两颗糖,粉色的,和她温婉的性子如出一辙。

淮于阳偏开头,飞快地把糖拿过来攥到掌心,然后挑出一颗拨开糖纸塞进嘴里,耳廓微微发烫发红。

面前的人比自己高了半头,姜蔻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他,眉眼温柔,“回去吗?”

网吧里环境很暗,只有一束黯淡的光打在她的侧脸上,就像在书扉上见过的仕女图,让人的内心不自觉平静下来。

她没生气。

淮于阳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并不是说自己有多怕姜蔻,毕竟姜蔻对他们不打不骂,脸上总是挂着笑,他们只是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模样。

如果那双眼睛里没有了光,再也看不到她含笑的注视,那会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所以在他们高二七班同学心里,她的温柔值得所有人善心以待。

“那去吧。”姜蔻轻抬下巴,示意淮于阳去找收银台前的几个人。

五个男生见淮于阳走过来了,立即拥上去。

原致搂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拉下来,说:“淮哥,真的不是我们把你供出来的。”

他们刚才给淮于阳打手势就是想说这个。

淮于阳完全没了刚才在姜蔻面前的乖巧,眉尾上挑,冷呵一声,“天行区四个网吧,我只把位置告诉了你们,没你们带路老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找到?”

三胖看着几个少年打打闹闹,深有感触地叹了一口气。

青春啊,天真居多,无知多好。

姜蔻在里面转了一圈,又揪出六个逃课的学生,都是她班里的学生。

一个个看到她走近,站起来就开始认错,那架势恨不得立即写出一万字检讨,句句不重样,保证能屈能伸,下次还犯。

认错态度良好,姜蔻点点头,示意他们跟上。

“抱歉,打扰了。”临走前,姜蔻又向三胖颔首示意。

姜蔻来时身后五个人,临走的时候身后十二个人,再往机位区那边看的时候感觉空旷了不少。

其他逃课来的学生大气不敢出,连带着不是学生的人也安静了很多,反而显得网吧外面很嘈杂。

果然是打扰了。

三胖能说什么,他抹了一把脸让自己笑得没那么僵,“没事没事。”

姜蔻正要迈步离开,网吧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姜蔻就站在门后,当外面的人破门而入的时候,她脚下迅速后撤一步,大门擦着她的肩膀掠过,重重地砸在墙上。

外面的人抬着担架冲了进来,“病人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