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1.大家都只是看脸

莘九辞 | 发布时间:2022-09-22 15:27:18 | 阅读次数:7386

咖啡厅靠窗的位置视野很好。姜蔻坐于在椅子上,左手支着下颌,侧头看窗外的人流,凤眸淡淡,提不起什么兴趣。她脖颈纤细,皮肤白皙,腰肢很细,一身旗袍将曲线勾画出得淋漓尽致,旗袍开到膝盖,露着莹白的小腿,满是从骨子里散发出出的优雅高贵又大方。阳光把她的发丝晕姜蔻端坐在椅子上,一手支着下颌,偏头看窗外的人流,眸光淡淡,提不起什么兴趣。。...

咖啡厅靠窗的位置视野很好。

姜蔻端坐在椅子上,一手支着下颌,偏头看窗外的人流,眸光淡淡,提不起什么兴趣。

她脖颈修长,皮肤白皙,腰肢很细,一身旗袍将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旗袍开到膝盖,露出莹白的小腿,尽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优雅大方。

阳光把她的发丝晕出一层金色,温柔到了极致,这是能让女人也心动的韵味美。

周围不少都在偷偷看她,甚至还有人拿着手机拍。

这些姜蔻都不在意,等有人拉开了面前的椅子,她才慢吞吞转过头看向来人,说:“你迟到了六分钟。”

“抱歉,路上堵车了。”男生喘着气,一脸忐忑地看着姜蔻。

姜蔻把手边的摩卡推过去,放柔声音说:“你不用说抱歉的话,你还有四分钟,想说什么就说吧。”

男生握紧杯子,深吸一口气,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提分手?”

说起来其他人都不信,他们交往一个月连手都没牵过,更别说进一步了。

等姜蔻失联一个星期后,突然来了一通电话,说是要分手,他说要当面谈才有了这次见面。

“确实发生了一些事。”姜蔻点点头,“我结婚了。”

见面前的人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姜蔻继续道:“事出突然,我在国外呆了一个星期,本来想在结婚前把事情做一个了结,但是电话里你又不听我解释,所以拖到现在。”

姜蔻继续道:“我只是通知你一声,我已经结婚了,以后不用再联系了。”

虽然对这场婚姻没什么感情,但姜蔻也不至于结婚了还和其他人有联系。

听到这句话,男生才终于回过神,挺生气,“那我呢?你结婚都不提前和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

姜蔻抿了一口花茶,大家都一样,谁把谁放在心里呢?

都要结婚了,这种话再说出来就很难看了。

“你前天刚交的那个女朋友很漂亮。”姜蔻一番话堵死了男生接下来的指控。

男生脑袋空了一瞬间,看着姜蔻温柔的眉眼,嚅嗫道:“你当时离开一个星期,我联系不上。况且我们交往那么长时间,你连手都不让我牵……”

姜蔻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温温柔柔的,“所以我都这样了,你有什么可纠结的呢?”

有什么可纠结的?

男生看着姜蔻绝美的脸,咬咬牙,“没关系,我可以分手,你也可以离婚……”

一样的年纪,大家都还年轻,脑子里那根筋怎么就没搭对呢?

姜蔻叫停他,“当初说好的,你是不是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男生一脸茫然。

说好什么了?什么误解?

肩膀一阵重压,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兄弟,让一下吧,你的时间到了。”

后面的人不动声色地把男生推到一边,然后自己坐到姜蔻对面。

男生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姜蔻居然还从手边挑了一杯拿铁推到男人面前。

侍应生走过来,很自然地把男生喝过还剩半杯的摩卡收走了。

男生愣了又愣,突然站起来指着男人喊:“他!他是谁?”

姜蔻淡定地抿了一口花茶,她最近在养生,每天必备花茶。

“不要指着别人说话。”西装男人按住男生的手往下压,“之前应该说好了,大家都是互相看看脸而已,怎么搞得像是男女朋友呢?”

大家都喜欢看美人,对方长的也好看,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只看脸,不搞关系。

当然,如果有谁找到了真爱就要断掉联系,免得发生真爱和另一方殴打的社会事件,而另一方也不得纠缠。

男生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姜蔻确实和他说过这些话,可是当时朋友都在问,所以他脑袋一热就说自己追到了姜蔻。

能有那么一个绝世美人当女朋友,所有朋友都在羡慕嫉妒恨,而他也在那些吹捧中飘飘然,把双方的约定忘在脑后,把姜蔻视作自己的女朋友了。

西装男人说:“好了,你别浪费时间,该我了。”

男生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每个人十分钟,你本来就迟到了,还想拖延时间?你现在占用的都是我的时间。”

男生还是一脸懵逼。

西装男人干脆抬了抬下巴,示意男生看右边,“看到没,都在排队等你走。”

男生扭头,右边的卡座上六个男人都在盯着自己,清一色不友好的目光,让他头皮发麻。

卡座上六个男人,加上旁边坐着的西装男人,各有各的特点,唯一的相同点就是所有人都很俊美。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要选秀!

西装男人很无语,“我们都是来告别的,每个人十分钟,就你事多。”

这就好比我们都在排队,只有你迟到不说还插队,我们不怼你还能怼谁?

男生看看虎视眈眈的美男团,再看看淡定喝茶的姜蔻,终究是没敢动手,扭头气冲冲跑了。

“果然还是小孩子,见的世面太少,沉不住气。”西装男人收回视线,摩挲着杯子,温柔地说,“难得这么多人,你居然还记得我喜欢拿铁。”

姜蔻指了指手边六个杯子,低调道:“不用觉得很荣幸,所有人的爱好我都记得。”

西装男人低声轻笑,这么直接说出来,真的是一点意思也不给他们留。

“虽然看不惯那个男生,但是他有一句话说的不错,结了婚也可以离婚,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他是笑着说的,但很认真。

姜蔻看了一眼时间,还剩三分钟,“我上个星期去菲律宾结的婚。”

在菲律宾结婚后,除非是一方死亡或者是有精神疾病,否则是不允许离婚的。

这就是变相拒绝了他。

西装男人轻啧一声,“你变化很大,结了婚的人都会这样吗?”

姜蔻微微摇头,“男人不值得,但是作为老师,我要给学生树立正确的榜样。”

“连你都金盆洗手了,还真是不习惯。”西装男人站起来,十分钟差不多到了,“虽然以后不联系了,但是姜蔻,新婚快乐!”

“谢谢,下一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