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3章山鬼篇始

非林兮 | 发布时间:2022-09-22 12:20:46 | 阅读次数:14993

不知不觉中,天色又暗了下去。慕子琳这时到了一处村落。借着月光,慕子琳看清楚了石板上的几个大字。“怪石岭”对,是这儿了,只要你翻越这个山岭,再走一段路程,就能看见了繁安城城门了。现在的,慕子琳就处在怪石岭山脚下,附近则是一个小村子,但是几十户人家。慕子琳此时到了一处村落。。...

不知不觉中,天色又暗了下来。

慕子琳此时到了一处村落。

借着月光,慕子琳看清了石板上的几个大字。

“怪石岭”

对,就是这儿了,只要翻过这个山岭,再走一段路程,就能看见繁安城城门了。

现在,慕子琳就处于怪石岭山脚下,附近则是一个小村子,不过几十户人家。

夜晚有些凉,尤其是这山边,还吹着凉嗖嗖的风。

小村子里面静悄悄的,因为时间还不算太晚,所以大部分房屋都还亮着灯。

隐约还有几个孩童在街里玩耍。

慕子琳摸摸自己的荷包,还有几个铜板,可以找户人家借宿一晚。

自己除妖多年,也有些积蓄,不过都存到了钱庄里,等到了繁安城还可以取些出来。

这几个月以来,自己除了不少妖怪,但都没赚多少。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钱请除妖师除妖的,还有很多妖就存在于穷乡僻壤中,人们没有钱请除妖师,就算发了告示,也不会有除妖师愿意前去。

除妖师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随时都有可能丢了性命,没有丰厚的酬金,谁肯卖命?

但是,也是有很多除妖师不图钱财的,他们除妖,就是为了天下太平。

就比如说慕子琳。

每当慕子琳想到这里,都会昂首挺胸,觉得自己甚是伟大。

走进小街,看见了那些孩童,正在玩躲猫猫。

“十,九,八……”一个孩子正趴在墙上倒数。

慕子琳经过,挑了户看起来条件较好的人家敲门,门是大开着的,但出于礼貌慕子琳还是敲了敲门,在门外等候。

透过木篱笆,里面可以一览无余,木质的房舍亮着橘黄的灯光,院中还种着一方菜畦。

走出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女人五官周正,只是看了慕子琳一眼,便知道了来意。

她笑道:“姑娘是要借宿吧,这儿方圆十里就我们这一个村子,常有旅人来借宿,先请进来吧。”

“夫人如何称呼?”慕子琳边走边问。

“叫我刘婶就行。”刘婶将慕子琳引到正屋。

又从旁屋端来碗米饭和青菜,温柔笑着:“这附近都没有村落,想必你也是赶了一天的路吧,我家人刚吃过饭了,这是剩下的还温呢,姑娘你先垫垫肚子。”

这刘婶如此周到体贴,慕子琳觉得心中十分温暖。

接过饭来:“多谢刘婶,我是想在这儿借宿一晚,然后明早再翻怪石岭。”

本来刘婶还微笑着,可一听“怪石岭”这三个字就变了脸色。

然后表情又缓和了些:“也罢,你一个外来人看来是还不知道,现在这怪石岭已经走不得了。”

闻言,慕子琳刚拿起筷子的手又放了下来。

“怎么了吗?为什么走不得?”

“嗳!”刘婶重重叹气,接着道:“这怪石岭上出了妖物,早就走不得了,连我们这些个村民都不敢再上岭打猎了,姑娘你还是绕路吧。”

绕路……

慕子琳嘴角微抽,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问路混蛋的脸。

慕子琳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勾唇微微笑道:“刘婶,有妖怪正好啊,我是除妖师,我可以铲除那妖物,好报你这一饭之恩。”

除妖师?

刘婶细细打量着慕子琳。

细皮嫩肉的,还细胳膊细腿的,就腰间配了把剑,但带剑的就一定是除妖师吗?

“你这孩子,别不听劝。”刘婶换上了严肃点的表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十五了?还是十六?年纪轻轻的,不要送死。”

这种情况慕子琳除妖多年来已经遇到过许多次了,或许因为父亲是妖的缘故,她的外貌一直驻足在十五六岁的模样,其实她今年是十九岁。

“好好——好。”慕子琳扒拉着饭,虽然嘴上应着,但心下早已决定,这怪石岭她走定了。

这户人家有四口人,自不能上岭打猎后,父亲就去了镇子上打工,刘婶一个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是两个儿子,生活还算美满。

等慕子琳吃了饭,刘婶便安排慕子琳住下。

对于慕子琳执意要给的铜板,她坚决不要。

然后刘婶便出门去,叫在街上玩耍的孩子回家。

街上。

邻居家的孩子张夏夏已经找到了大部分的人,还差几个藏的好的没找到。

“快回家,快回家。”刘婶看见小儿子在旁边,径直向他走去。

小儿子刘安极不情愿:“不嘛—还没玩完呢!”

“那也得回家。”刘婶拽住他,又向四周望:“你哥呢?”

慕子琳睡不下,也跟了出来,直愣愣的看着刘婶,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把刘婶与自己母亲的身影重叠了。

小儿子自豪的说:“我哥他藏的好,还没找到呢。”

“叫他出来。”刘婶加重语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家睡觉去!刘平!刘平!”

她朝着巷子里喊。

刘平没喊出来,到喊出了邻居张夏夏他娘蒋梅。

“我说,刘家妹子,这孩子在自家门口玩,能有什么事?叫他们玩吧。”

张夏夏玩的起兴,正意犹未尽,看着自己的母亲支持继续玩,便开心地附和着:“就是,就是。”

转头对上刘婶严厉坚决的眼神,他看了眼天色,黑黢黢的,的确不早了。

张夏夏咽了口唾沫,向刘婶央求道:“刘夫人,就最后一局,玩完就散。”

刘婶不言,低头便见小儿子刘安拉着自己的手满眼期待。

她思虑片刻,无奈妥协。

然后孩子们又开始开开心心的找那剩下的几人。

先是从破翁中找到了二丫,然后又在一个废屋中找到了李小猴。

刘婶一直跟着,然,始终不见刘平。

刘安也找来找去,不见哥哥的踪影。

张夏夏点了点人数,摸摸头:“就差李安和我弟张冬冬了,哪儿去了?村子就这么大的地方,都找了好几遍了。”

“好了好了!我认输,你们快出来吧!”张夏夏大喊。

四周一片寂静,无人回应。

这下,不光刘婶,蒋梅也急了。

抓着张夏夏就问:“你弟呢?哪儿去了?”

慕子琳眼波流转,声音不大不小:“在自家门口玩,能出什么事?”

话落在蒋梅的耳朵里,她表情僵了下,又看向张夏夏:“快找你弟。”

张夏夏也为难的很,村子都翻遍了,找不到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