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4章 这种家庭嫁人的首选

蓝白格子 | 发布时间:2022-09-22 11:48:36 | 阅读次数:8515

又过了三天,时卿落想喝鱼汤,就走去联接两个村之间的一条河准备好抓鱼。路上,还听见几个妇人八卦。“下溪村的萧秀才真惨,快活容易考进秀才,却摔上山来陷入昏迷不醒,据说家里没钱煎药了,也不明白能不能够救回去。”“萧家也无论?”“萧家的事,你还没据说吗?”路上,还听到几个妇人八卦。。...

又过了两天,时卿落想喝鱼汤,就走去连接两个村之间的一条河准备抓鱼。

路上,还听到几个妇人八卦。

“下溪村的萧秀才真惨,好不容易考上秀才,却摔下山来昏迷不醒,听说家里没钱抓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萧家也不管?”

“萧家的事,你还没听说吗?”

“我之前去镇上了才回来,萧家有什么事?”

“萧秀才的爹之前去服兵役,谁知道却当了大将军,前段时间回来后,还带着个小夫人回来。”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萧秀才的娘将人推倒,那小妇就流产了。”

“萧老二一怒之下要贬妻为妾,不知道最后怎么谈的,变成了两人和离。”

“萧秀才兄妹几人跟着娘,然后从萧家分家出来单过。”

“萧秀才是个有良心的,听说原本萧将军想将他带回京城培养,可他却拒绝,选择单独分家立户,和亲娘弟妹一起过。”

“也因此惹怒了萧将军,和萧秀才兄妹写了断亲书,前几天已经回了京城,所以萧家根本不可能管。”

“以前萧老二去当兵,萧秀才的娘在萧家过得就不好,经常被婆婆骂妯娌欺负,要不是有萧秀才护着,怕早就被磋磨死了。”

“真是造孽,那萧老二还真是狠心。”

“萧家的人都狠心,自从萧秀才娘家人没了后,对她们娘几个越来越苛待。”

“要不是萧秀才靠自己考上功名,这次都没法为他娘做主呢。”

“考上秀才,有个将军爹,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快要死了。”

“以前他可是全镇出了名会读书的人,真是可惜了,哎!”

时卿落听完八卦,这才朝着河边走去。

谁知道刚走到附近,就见河里一个小孩溺水了。

于是毫不犹豫的跑过去,跳下河将人救了上来。

做了急救措施,小孩呛出几口水后睁开了眼睛。

“我没死吗?”他迷茫的问。

他原本想要在河里抓鱼,谁知道腿突然抽筋就溺水了,还以为会就这样死去。

时卿落看他迷茫的模样,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当然是有人将你救了起来,你才没死的。”

萧二郎抬头,就见一个全身是水的姐姐,温和的看着自己。

他不傻很快反应了过来,是这个姐姐救了他。

“谢谢姐姐,你的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会报答的。”

现在家里就剩下他一个可用的男丁了。

原本哥哥就昏迷不醒,他要是再死了,不知道娘和姐姐该有多伤心。

时卿落看着八九岁的小孩这么懂事,心下对他的印象很不错。

“好啊,那我等着你以后报答。”

对于小孩子,让他有个目标挺好。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萧二郎原本想要婉拒,觉得不好意思再麻烦这个姐姐了。

谁知道才站起来,脚却抽疼了下,他只能不好意思的说:“那麻烦姐姐了,我家就在隔壁村。”

时卿落将小孩背起,按照他指的方向走去。

小孩家在下溪村,就在河对面,有一座木桥可以走过去。

时卿落一边走一边和小孩聊天。

这才惊讶的发现,他居然就是那几个妇人八卦里萧秀才的弟弟。

他哥哥摔下山后伤了腿,然后突然高烧不退,吃下药之后反反复复,最近几天更严重得昏迷了。

他大伯母和三婶趁着他哥昏迷,将家里的粮食抢走了大部分。

分家时本来就没分到什么钱,现在他家连药都买不起了。

她娘每天上山去挖药草给他哥哥熬了喝,姐姐则挖野菜一家人充饥。

他看哥哥越来越瘦,听人说多喂点肉汤进去可以吊着命,肉家里买不起,他就想来抓鱼熬鱼汤。

谁知道却差点溺亡了。

时卿落了解完后,对小孩子挺同情的,妥妥的屋漏又逢连夜雨,还真惨。

萧二郎家现在分的房子是曾经萧家的老宅,所以在村尾靠山的位置。

时卿落背着萧二郎走了近半个多小时才到。

一座破败的小院出现在眼前,周围也有人家户,不过离的不近。

推门走进去,就听到两个人在哭。

听到推门声,一名眼睛哭得红肿的中年妇女跑了出来,她身后还跟着一名十二三岁同样红着眼的少女。

萧母看到突然不见的儿子回来,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道:“二郎,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了。”

萧二郎内疚的看着母亲,“娘亲,我刚才想去抓鱼,谁知道溺水了,是这个姐姐救了我。”

萧母听到这话差点没被吓死,身子更是软了软。

还好小儿子被救了,否则她要怎么办才好?这不是挖她的心嘛。

她看向时卿落,一脸感激的说:“谢谢你,真是谢谢你。”

她抹了抹泪,硬装坚强的继续道:“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将来一定会报答的。”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差点要将她压垮了。

如果不是有几个孩子,她都想去死了。

时卿落看着传说中软弱可欺的萧母,发现她性子确实软,这时也是强装坚强镇定。

但看得出来,她确实爱自己的孩子,听到儿子差点溺亡,那种紧张和差点生无可恋的表情很真实。

她笑笑,“我刚好遇到就顺手救了,没什么。”

萧母比较细心,看到时卿落全身还湿着,“你要是不嫌弃,就先穿下我的衣服,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晒干,这会太阳大,很快就能干。”

“现在虽然是夏天,可衣服湿着也容易着凉。”

时卿落湿着衣服确实不舒服,她看萧母穿着补丁的衣服,可却很干净整洁。

于是点头,“好吧,那麻烦你了。”

萧母急忙摆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然后带时卿落进去换衣服,拿了她最好的一套衣服给时卿落换上,又将换下来的衣服拿去院子里洗。

时卿落换好衣服出来,就坐在院子里等着,同时和萧母三人闲聊。

从而也套出了不少的话,实在是这三人都太单纯了。

要是躺着的那人醒不过来,没人护着,也不知道这娘三个要怎么活下去。

时卿落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

萧秀才分家后,这家在农村里算是人员关系很简单那种。

不用一大家人的挤在一起,没爷奶级的长辈压着,没有伯伯叔叔家搅合,是非矛盾就少,家人更不难相处,这种家庭嫁人的首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