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浴池渃柳

初笕 | 发布时间:2022-09-21 19:57:40 | 阅读次数:9292

5.站在阁楼内,有股股淡淡的药香飘散,里面周围位置摆放着完全相同的镂空雕花架子,架子上位置摆放的是各种各样的叫不上名字的花,除了脚下踩着的柔软细腻的羽毛毯子,严禁不说清渃柳还挺会可以享受的嘛。她将鞋子脱在原地,轻手轻脚的朝里面走去。越往里走药香的味道越大,在阁她将鞋子脱在原地,轻手轻脚的朝里面走去。。...

5.

站在阁楼内,有股股淡淡的药香飘荡,里面周围摆放着相同的镂空雕花架子,架子上摆放的是各种各样的叫不上名字的花,还有脚下踩着的柔软的羽毛毯子,不得不说清渃柳还挺会享受的嘛。

她将鞋子脱在原地,轻手轻脚的朝里面走去。

越往里走药香的味道越大,在阁楼的正中间有一层透明的轻纱将冒着雾气的浴池圈在中央。

她掀开轻纱,走到浴池边蹲了下来伸手试了试水温,很温暖正好是人体舒服的温度,又在四周看了看,确定四下没人,她才缓缓的褪下衣裙取下凤冠将头发披散在腰间,光着身子踩进了浴池中。

通过水面的倒影,她看见了这幅身体的原貌,皮肤白皙光滑,身材纤瘦,再加上那双含星映水的眸子,当真是楚楚动人,看来老天还是待她不薄的,只可惜身子有些不大好,这是她一路颠簸走来所感受到了,现在心窝窝里都还有些闷得慌。

她缓缓的将水浇在身上,又顺着她的肌肤滑下来。

刚想往浴池中心走去,从水底钻出来一个人甩了甩头发。那个人背对着她,墨黑的头发被完全打湿的贴在背上,水珠从他的头发往下滴着。这人的身材很好,皮肤也很白皙,当那人转过来的时候,她惊呼一声瞬间蒙住眼睛,只是明明是个男人啊!

通过手指间的缝隙,她看清楚了满脸水珠的男人就是清渃柳,他的美色让她忘记了自己还光着身子,要不是池水掩着,怕是已经被这男的看光了。

该怎么去形容朝她走过来的男人呢,用出浴美男一词应该不过分吧,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身临其境的看男人洗澡呢,不自觉的脸颊烧的好烫。

清渃柳毫不理会她,和她擦肩而过,光着身子上岸,捡起地上的长衫随意的裹在身上,方才斜着眸子看了她一眼。

他眸子含冰,眼神深邃幽远,薄唇紧抿,怎么感觉跟上午的清渃柳不同啊。

她疑惑的歪着头想再看清楚他的神态,却没想到清渃柳再次走到浴池中和她面对面。

他面无表情的从上至下打量了她个遍,使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般双手环住胸口,见状他反而勾起了嘴角。

“谁让你来这里的。”他轻启嘴唇说道。

她明显的感受到了清渃柳的压迫感,脚下不由自主的往后面退了退。

说话的声音有些支支吾吾的,“我……我只是想来搓个澡,没别的意思,大哥您要是觉得那啥,我现在就走。”

说着已经跨了一只脚出去,被清渃柳拉住了胳膊。

“你什么都看见了,还以为走得了?”

顿时她又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压迫感,脚又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那啥……也不至于吧?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我还说你看我呢,小气鬼,我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清渃柳往前挪着步子,那双眼睛没有离开过她的脸片刻,鼻腔里冷不丁的哼了一声。

“尚书府的小姐就是这样光着身子站在一个男人面前的,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这话有些让她生气,用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另一手直接推了他一把,指着他的鼻子有些恶狠狠的。

“你是不是有病,你要不要脸,明明知道我是个女孩子还光着身子,你就不知道避一避,你现在给我让开啊,不然老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啊。”

顿时清渃柳的双眸更加的寒冷,就像是要将她活剥了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会对她做啥,但上午和现在的反差确实有些让她心里面感到害怕,只不过在她楚萱萱的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大不了来啊,硬钢啊!

清渃柳没有说话抓起她的双手,她感到自己胸前一空,控制不住的惊叫了出来,嘴巴里大声的喊着流氓,双手使劲的挣扎着,脚不住的往后退,一个重心不稳朝后倒去,连带着清渃柳面对着她摔在水中。

重力压下来的时候,就差那么一点点清渃柳的唇就挨上了她的。

她是不会水的,以前跟着爸妈学游泳的时候被水呛到昏迷,从那之后她就很惧怕水。

她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清渃柳,一个劲儿的扑腾着探出头来大口的呼吸,此时清渃柳也探出了水面背对着她说道,“你没事吧。”

她抚着胸口,听见这样一句话,又是疑惑的盯着他。

真搞不明白,怎么一会儿一个面的,怕不是真有什么大病。

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只见清渃柳一声不响的朝着岸上走去,身上裹着的长衫被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衬的他的身形若隐若现,她赶紧再次捂住眼睛。

好一会儿没有听见清渃柳的动静,她缓缓的放下双手,朝着四周瞅了瞅,确定他走了后,才长呼了一口气。

这时碧桃小丫头捧着朱钗衣裳进来放在毯子上,一只手牵过她的手扶她上来。

在碧桃给她更衣梳妆的时候,她又好奇地问,“你们家堂主是不是真有病啊。”

碧桃有些疑惑的顿了顿,方才回道,“奴婢进府这么久,还没有听说过堂主生病呢,姑娘为何这样问呢。”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闲的随便问问。”

“刚刚奴婢过来时碰见了堂主,让姑娘梳洗好之后用膳呢。”

这一说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抿嘴揉了揉,待碧桃给她插上最后一只珠花满心期待的跟着碧桃走去。

说实在这是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顿饭,长这么大还没有尝过原汁原味的古代佳肴,应该是不差的吧,想着她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嘴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