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异度空间

沧海笑明月vv | 发布时间:2022-09-21 18:17:10 | 阅读次数:12046

就像彻底死掉了一次,又活了回去,一切都好像没变,但心境已判若两人。韦沅钰不明白到底昏迷了多久,再次完完全全恢复神识后,她意外发现自己置身于在一处完完全全很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好像是某座摩天大楼底层的极致奢华厅堂,非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放眼中国望去,全方位无死角的堂皇富丽堂这个地方似乎是某座摩天大楼底层的奢华厅堂,十分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放眼望去,全方位无死角的富丽堂皇。但偏偏又空无一人、寂静地像一块墓地。。...

就像彻底死去了一次,又活了回来,一切都似乎没变,但心境已判若两人。韦沅钰不知道究竟昏睡了多久,再度恢复神识后,她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个地方似乎是某座摩天大楼底层的奢华厅堂,十分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放眼望去,全方位无死角的富丽堂皇。但偏偏又空无一人、寂静地像一块墓地。

韦沅钰壮着胆子探索这片区域,半个小时后,她陷入了困惑:这里既找不到入口,也找不到出口。

从随身的小手提袋中取出手机,上面半格信号也无,时间显示已是6月25日的中午,距离面试那日竟然过去了两天有余!

韦沅钰不信邪,又来来回回探查了好几圈,还是找不到出口,但发现了两处可以通往上一层的楼梯。

韦沅钰拾阶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在每部楼梯上到一半的时候,都会撞上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就像空气中突兀得闪现出一堵透明的墙,将她给拦下。

运力挥拳,韦沅钰试图打碎这层隔阻,眼前涟漪闪动,同样的力道从屏障处反弹回来,韦沅钰被震得后退两步,堪堪稳住身形,总算没有跌下楼梯。

她秀眉微挑,犹不死心的跨上前去手挠脚踢头撞、肘击膝顶牙咬,还找来椅子狂砸一气,统统无济于事,无论怎么较劲,这该死的屏障都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韦沅钰感觉自己被封印在了这一层,想往外走找不到门路,想向上行又突破不了那层屏障,而且无论吼了多少遍“有人吗?”,都不曾得到任何回应。

连续四十多个小时水米未进,韦沅钰又饥又渴,肚子里大肠小肠恨不得抱在一起相互啃,如果此时能有一盆麻辣鲜烫的水煮鱼、一份刚出锅的瑶柱海鲜饭,一屉蒸饺,再配搭一碟水晶酸萝卜和一大杯西瓜汁该多好。

韦沅钰不想困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她的直觉告诉她:一定在某处藏着能够逃出生天的要窍。

重新打起精神,韦沅钰一帧一帧的仔细审视这里的每一件陈设、每一个摆饰:光可鉴人的大理石礼宾台、豪阔的真皮组合沙发、悬挂的巨幅油画、摆放讲究的落地大花瓶、华美的卧式钢琴、复古高雅的水晶灯、奢华的波斯地毯……

好吧,除了阔还是阔,真没看出其他什么异常!

韦沅钰忍不住叹气:此时此地,除了自己,唯有攀援在礼宾台两侧景观柱子上的那两株绿色藤蔓还是活物。

活物见活物,惺惺相惜的情愫油然而生,韦沅钰凑至近前,瞅瞅左边的常春油麻藤,又瞅瞅右侧的忍冬藤,真想揪一把叶子下来充饥呀!

等等!为什么有一股子违和感挥之不去?

脑海中灵光一闪,韦沅钰福至心灵:这两株藤蔓植物的旋向不对劲儿!

自然界中,不少攀缘植物的手性是天生注定的,有的本命左旋,有的本命右旋,其茎蔓向哪个方向缠绕遵循自身的规律,不会因人为牵引而改变方向。常春油麻藤,本属于逆时针左旋转缠绕型,但此处的常春油麻藤却偏偏是顺时针右旋;而忍冬藤本来注定是顺时针右旋转缠绕型,但此处的忍冬藤却偏偏是逆时针左旋!

莫非,这里是一处“镜像”世界,其法则与本源世界刚好颠倒?!韦沅钰想了想,转身疾步走向大堂正中央的卧式钢琴,掀起键盖……果不其然,八十八格标准琴键与原生世界的正好呈镜像之势反向排列!

灵台陡然清明起来,韦沅钰心头燃起熊熊的希望之火,她想起自己此时困在这一隅异世界之中,和当年与箫韶一起遭遇的鬼打墙结界事件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记得那个时候,箫韶分析的第一种状况是:极其特殊的空间环境再加上干扰性的参照系,能让人陷入懵圈的境地而原地死循环。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是被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蒙蔽住了感官,所谓心窍被迷而一叶障目。如果能找到一个该空间界限之外的眼睛为我们指路,即利用第三方视角做空间定位,此类鬼打墙就能被破解掉……

咕噜~~

咕噜~~

腹中馋虫持续的悲鸣打断了韦沅钰的回忆,她不愿再慢慢去深思或琢磨,索性采取行动好了。不就是镜像世界么?那么通过镜子来看反观这个镜像世界,会不会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偌大的厅堂内居然找不到一面镜子,而韦沅钰向来素面朝天,随身手提袋里自然也没有补妆用的小镜子,她想了想,拿出手机开启自拍取景模式,开始对比自己肉眼看到的景象,和手机画面中镜像呈现的景象之间,是否存在异常之处!

手机的电量显示此时仅剩2%,快要彻底没电了。细密的汗珠从鼻翼处沁出,韦沅钰紧张的无以复加,莫名的觉得自己此时正在跟死神赛跑!而她的直觉,一向比她的大姨妈还要准!

越紧张,大脑就越容易脱线!韦沅钰一到要命关头就精神散漫的“天然呆”属性开始发作,她东观西看却思维凌乱,状态就像是“满坛子萝卜——抓不到姜(缰)”,直到对比到大厅中悬挂的巨幅油画时,她的焦虑才因心思分散而略有缓解。

画作中是一位未着寸缕的美貌女子骑马穿过一座静穆之城的情景。这应该也是基于那则著名典故“马背上的Godiva夫人”而创作的油画吧?

这个故事,韦沅钰曾经听自己的铁杆闺蜜,也是这几年来唯一的挚友吴呦呦讲过。据说是公元1040年,统治英国考文垂市的Leofric伯爵横征暴敛,伯爵的妻子Godiva夫人深知民生疾苦,苦劝伯爵减轻赋税。伯爵认为夫人不该为贱民请命,夫人却说身在底层的人同样不乏可敬可爱之辈.....盛怒下的伯爵提出一个赌局:夫人仅以长发遮掩身体,裸身骑马穿城而行,若市民尽数留在屋内,不去偷窥她动人心魄的美丽,伯爵便宣布减税。但若出现贱民围观的情景,夫人将因丧失贵族的尊荣而被褫夺一切!翌日早上,Godiva夫人裸骑过市,城中居民为尊重夫人,当天全部关门闭户,街上空无一人。所有人都自觉避在屋内,维护这个善良女人的体面。事后,Leofric伯爵也信守诺言,宣布全城减税。

吴呦呦曾说,关于Godiva夫人的艺术作品很多,但其中杰出之作无一不是将Godiva夫人的肉身之美与眼神中的悲悯之魂都表达的淋漓尽致。韦沅钰下意识的看向油画中Godiva夫人生动传神的眼睛,然后她无比惊诧和惊喜的发现手机自拍取景模式下:Godiva夫人的瞳孔之中有金色的“∞”符号;而若只是通过肉眼直接观看,Godiva夫人的瞳孔之中则没有这个符号!

∞?数学中代表无穷或无限的符号?

难道原生世界和这个世界两者的差别就是这个“∞”?

“无穷?无穷大?莫比乌斯带?”韦沅钰的脑海里冒出了不少关联的词汇,她下意识的喃喃念道:“infinity?无限?无尽?无极?”

无极一词的话音刚落,就像阿里巴巴念完咒语“芝麻开门”一般,一条通往新世界的通道应声而启……

韦沅钰瞬间被卷入了一个狂暴的时空漩涡,无数混沌离子裹挟着无涯的洪荒压境而来,眩晕上头、大脑断片,待她神魂归位,发现自己全身包裹在一个神圣而温暖的光茧里面,兀自悬浮于无尽的虚空之中,一股子浩瀚的信息流正不断涌入脑海!

这里是“无极大厦”,寰宇中更高阶的文明创建了它。它应劫而现,链接于即将遭受宇宙大过滤程序清洗的星球,在这里运行“点化”脚本,催化该星球上低阶种群的变异进化。

宇宙大过滤程序是什么?韦沅钰发现自己的意识竟然能够与包裹住自己的巨型光茧直接沟通。

宇宙广袤,无穷无尽的星海诞生了不计其数的种族和文明。有的文明已至极峰巅顶,而有的文明尚处于未开化的蛮荒。宇宙中雄踞霸主地位的三个超级文明种族,联合针对落后的低阶文明制定了残酷的“宇宙大过滤法则”。法则规定:当一个星球的智慧生命达到从低阶文明跨越至高阶文明的临界点时,这个星球将遭受大过滤程序的清洗。如果过滤失败,则文明尽毁、一切归零。

如果过滤成功了呢?韦沅钰下意识的发问。

若该星球的智慧种族在经过大过滤程序设定的两轮末日浩劫后,依然幸存并维系了不低于底线要求的文明程度,则渡劫成功,新元开启。高阶文明联盟将接纳该星球文明的跨阶,星际之门对其开放,这里的智慧生命从“孤星时代”跃迁至“星群纪元”。自此,星际建交、星际贸易甚至星际争霸的序章,在这颗涅磐之星上开始谱写。

泰极而否、乐极悲生,人类文明发展到突破的极值点便将迎来世界末日的洗礼?而且这种天启级别的超级劫难不来则已,一来就是灭世两重奏。韦沅钰颦眉,这信息量太大,消化起来有些困难,只是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句萧韶曾说过的话:无论是个体还是种族,欲羽化成蝶,必先付出深创剧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