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闻香辨材

沧海笑明月vv | 发布时间:2022-09-21 | 阅读次数:14541

不同于学术狂秦玺向来简单粗暴的怪老头作风,黎静娴是一个心思深密的人。此时面试进程已过半,黎静娴开始习惯性的进入了盘算模式。蕸娲植物园盛名在外,每三年只对外招一次人,每一...

不同于学术狂秦玺向来简单粗暴的怪老头作风,黎静娴是一个心思深密的人。此时面试进程已过半,黎静娴开始习惯性的进入了盘算模式。蕸娲植物园盛名在外,每三年只对外招一次人,每一次都是应者如云,但最终能入围终审的却寥寥无几。

可以说,能走到这一步的人,都绝非庸庸之辈。比如,今日终审的是应聘“植物猎人”这个职位的入围者,是从四万七千多人里层层筛选出的13人,而这13人中最终能留下的只有三人。这个韦沅钰进来之前,名额已用去了2个,她是最后一名面试者,此时也只剩最后一个名额,境况似乎有些微妙。

黎静娴还有一个特别在意的地方就是终审面试官的突然置换。这个招聘季,前面数个职位的招聘都是按部就班的推进,可今天却横生出变数。蕸娲植物园幕后的实际掌舵者“绮亿生物科技”突然空降了一名面试官下来,置换掉了原本应坐在正中位置的蕸娲植物园园长周启瑀。

这位年轻的面试官虽然生就一副能把人血槽掏空的好皮囊,但整个人却像病毒一样公平和无情。他对蕸娲植物园明里暗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而这边对他却知之甚少。黎静娴悄悄通过自己在上面的人脉资源打听苟思特,得到的回复只有十二个字:此乃新贵,地位超然,万勿得罪!

黎静娴突然想起了之前听过的一个颇为诡谲的秘闻,脑海中灵光一闪,那则传闻细思恐极,黎静娴暗忖不是自己这个层面所能探知的,索性不再深想,把注意力转回到韦沅钰身上。

女人看女人,又尤其是美人看美人,总是忍不住暗地里品评一番的,黎静娴也不能免俗。抛去海藻般蓬乱的头发不看,韦沅钰的裙子和鞋子款式也很一般,衣品算是踩在了时尚的前列腺上,不敢恭维!

但是,此女具有妖孽的殊质,未施脂粉却也明漪绝底,宛如奇花映雪。作为被面试甚至被刁难的对象,她安然自若,没有丝毫窘促之态或讨好之色,对答之间也绝无多余的废话。绰约似仙姝、冷寂如女鬼,尤其一双眼睛澄澈明净,不看人也似凤垂眸,令人见之忘俗。

姑且不论对这个人的好恶,黎静娴很清楚,今天拍板定案的大BOSS不是自己,也不是那个似乎从刁难韦沅钰这件事上发现了无限乐趣的怪老头秦玺。韦沅钰的最终去留,取决于苟思特的一念之间。

黎静娴不知道的是,秦玺此时的心态也有了些许微妙的改变。尤其是韦沅钰以精炼而透彻的语言就“内源信号和外界环境的交替影响下,植物次生代谢调控的分子机制如何运作”和“植物自毒作用导致连作障碍如何破解的科学假想”分别阐述完结时,老爷子的爱才之心开始遏制不住的冒出了芽。

这还是四年多前的那个绣花枕头一包糠,脑回路与慧根无缘,不知天高地厚,整天不是在捣蛋就是在闯祸的暴走萝莉吗?

如果这个女孩子当年能有如此气候,自己又何必绞尽脑汁、憋出大招去拆散他们,也因此和箫韶生出嫌隙。

当年的自己,其实只是不希望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情孽的魔瘴。但命运总是一环扣一环,后来箫韶果然惊才绝艳,成就斐然,但性情大变,从蛰伏的奇才到睥睨众生的怪咖,再后来……秦玺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绞痛,此生再难遇见像箫韶这般卓荦超伦的天才了!

强自按下心头之憾,一向执拗顽固的坏脾气犟老头平生第一次心软下来,爱屋及乌,他突然放弃了继续为难韦沅钰的念头。丫头,当年你骂我是法海转世,这回就让这个面目可憎的法海拉你一把吧。

但就在此时,一直稳坐钓鱼台保持高冷范儿的苟思特突然有了动静:“韦沅钰,待会儿我会放出五只蝴蝶依次从你鼻尖飞过,每只蝴蝶身上都裹挟着某种植物特有的气息。你要做的是:逐一形容你嗅到的气味,然后说出这五种气味分别出自哪种植物的哪个部分。你的判断依据是什么。我允许你有一次犯错的机会。”

苟思特的嗓音有一种独特的质感,极具辨识度,万壑松声山雨过,韦沅钰莫名的想起了这句诗。老天爷也忒偏心这个苟思特了吧?光是声音,便足以让一些天生敏感且定力不足的girl们体会到一回颅内高潮了。

控制蝴蝶?闻香辨植物?韦沅钰第一感觉是这道题目很是别致新奇,她想起箫韶曾告诉自己:蕸娲植物园就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里面有层出不穷的玄妙事物,越是深入,越是震撼,无数突破我们见识和想象的奥秘,如同高一个维度的存在,让人畏惧更令人向往……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温煦而璨亮,整个人像极了一棵阳光下鲜氧汩汩外溢的俊美红杉。

一只陡然着陆在鼻翼上,不断煽动双翅的彩色蝴蝶令又一次陷入走神危机的韦沅钰瞬间回魂。

这只蝴蝶的体型是普通蝴蝶的两倍,双翅的鳞粉闪烁着魅惑的绿光,前翅弧形的金绿色斑带华丽典雅,后缘月牙形的金黄色斑团明艳高贵……这是极其珍稀的蝶中皇后!金斑喙凤蝶!

没想到平生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金斑喙凤蝶,竟是在工作面试之时!金斑喙凤蝶绕着韦沅钰踽踽而飞,裹挟着一股非常浓烈而具有侵略性的异香,味似海桐花而比其刺鼻,又像柚子花但较之馥郁,韦沅钰对这种花香很熟悉。

她不疾不徐的答道:“刚才飞过的金斑喙凤蝶,其所载的是瑞香花特有的气息。其香味恣肆、奔放、桀骜,就像是一个天性跋扈的花中反派。而且,那股子钻进鼻腔气息酽而不化、隐隐有香极臭生之势,应该是紫色瑞香花才能达到的程度。”

韦沅钰停顿了一下,见苟思特并未反馈给她任何表情,便又进一步补充道:“南宋诗人杨万里曾形容紫色的瑞香是『紫蓓蕾中香满襟』,也就是说它还是花蕾时,便已经芬馥袭人。也许是因为瑞香花开于苦寒时节,所以花香中自带一种倔强而且刁蛮的属性。明代《长物志》说它『香气酷烈,能损群花,谓之花贼。』因为把瑞香和别的香花搁在一块,别的花香无一不黯然殒褪,被瑞香的气味所侵蚀、所覆盖。但我并不喜欢用花贼这样的字眼去贬损它。瑞香之香,虽非君子之香,但性自有常,任性者终不失性又未尝不可。”

韦沅钰这一次的回答似乎令主考官还算满意,因为她话音刚落之时,第二只蝴蝶从其头顶上的天花板处凭空闪现。

这不是无中生有,大变活蝶么?韦沅钰的瞳孔瞬间放大。真真难以置信!这究竟是魔术,还是魔法?我又该如何区分这是现实还是幻境?

不容多想,第二只蝴蝶已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翩然而至。这支通体蓝色的蝴蝶,全翅焕发着熠熠幽光,那幽光在不断变幻着,色泽从深紫蓝、宝蓝、碧蓝、蔚蓝、湛蓝到天蓝,如梦似幻的翅面犹如长空流云、琼海生波……

韦沅钰的心漏跳了半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亚马逊秘鲁流域的光明女神蝶?!地球上最惊艳的蝴蝶!

美到极致之物,具备催眠和摄魂的力量!韦沅钰痴痴的看着这只美仑美奂的尤物与自己近在咫尺!然后,她嗅到了一股无比酸爽的鱼腥之气,这是一种比石楠还提神的臭味,还夹杂着像巴旦杏那样甘苦兼备的混沌气息。

一种花簇素洁、莹白似雪的果树瞬间浮现在韦沅钰的脑海里,她几乎不加思索的答道:“是山楂树开花时的味道。绝大多数山楂树只开白花,比起有颜色的花,白花在吸引蜂类传粉方面居于劣势,所以山楂树把花儿都攒成显眼的密集花序,还让花瓣分泌更多的挥发油。它的挥发油里富含三甲胺,而三甲胺也是海鲜变质后的主要成分。凭借这股子恼人的臭鱼烂虾味儿,山楂花能拉拢一大帮喜腐类昆虫为其传粉。我之所以笃定是山楂花而非其他的臭味植物,是因为腥骚之外,还有一缕缕杏仁的苦味和八角的香辛味交织在里面,这是山楂花特有的气息。”

连过两题,韦沅钰感觉自身状态渐入佳境,她暗自庆幸这两日没有因为天气骤变而鼻塞感冒,嗅觉啥的都在线,毕竟近年来地球气候异常,极端天气的不宣而至,几乎已成了家常便饭。自己也因此隔三差五的生场小病,不致命却也不消停。韦沅钰天生记忆力出众,再加上这几年的废寝忘食、博闻强记,她有信心只要不是太过偏门的植物,她都能通过自己敏锐的鼻子辨识出来。

看着天花板,韦沅钰期待着下一只蝴蝶会以怎样的绝美之姿惊鸿出世。天花板没有任何动静,但右脚似乎传来一种不祥的触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