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4章天降大任

白箩染 | 发布时间:2021-09-15 21:17:18 | 阅读次数:11704

钱利娟急匆匆赶到生产队,生产队队部的门上挂着大铁锁,听附近的村民说汪桂珍往村西头刘大锤家去了。钱利娟觉得很奇怪。两年前刘大锤家的大儿子看上了钱利娟,请媒人到钱家提亲,汪...

钱利娟急匆匆赶到生产队,生产队队部的门上挂着大铁锁,听附近的村民说汪桂珍往村西头刘大锤家去了。

钱利娟觉得很奇怪。

两年前刘大锤家的大儿子看上了钱利娟,请媒人到钱家提亲,汪桂珍觉得刘石柱脾气不好,砸石头虽然是一把好手,恐怕跟他爹一样打女人下手没轻没重,直接拒绝了刘家的提亲。

自此以后,两家在村里便不再来往。钱利娟每次出门经过刘大锤家都提心吊胆,害怕看到刘石柱恶狼看到猎物似的眼神。

母亲应该躲着刘大锤家还来不及,怎么还上门去了。

钱利娟可不敢去刘家寻找母亲,心里也担心小娇娇一个人在家睡醒了会掉到地上。一路小跑回家,到了院门前,看见两个小堂弟和表外甥从屋里冲了出来。

三个小家伙边跑双手边摸着屁股蛋子,龇牙咧嘴嗷嗷叫。

“你们几个跑来干啥?”

钱利娟推开院门,钱利军首先冲到钱利娟面前,嘴里说着“没干啥”人已经跑出院门转眼没影了。

钱利伟喊着“哥等等我”,扯着嗓子白费力气,关键时刻拼速度,一把被钱利娟给扯住了。

“小伟,你老实说来干啥了?”

钱利娟知道,只要大人不在跟前,钱家的三个淘气包能把房子给拆了,这会跑来准不干好事。

“我哥说看看小娇娇。”

钱利伟被风吹皴的红脸蛋因为屁股蛋疼五官揪在了一起。

听到小堂弟的话,钱利娟的心里顿时麻团一样乱了。

“你们把娇娇怎么了?”

“没怎么,我们真没怎么……”

钱利伟要哭了,手臂被钱利娟拎着往屋里走,再想抓挠屁股蛋够不着,猫抓鼠咬似地难受。

“小娇娇会说话,还会扎人。”

王小明吸溜着鼻涕抓着屁股蛋跟在二人身后进屋。

王小明生下来脑子就不灵光,钱利娟并不相信表外甥的话。

钱利伟回头使劲对王小明眨眼,鼓起的腮帮子都要炸了,还是没能阻止王小明的话。

“傻瓜,不能说。完蛋了!”

钱利伟像霜打的茄子蔫巴了,不情愿地跟钱利娟进屋。

李锦正坐在炕上的被子里偷笑,看到钱利娟拎着钱利伟进来了,马上收拢起笑,朝钱利娟嘟起嘴哦哦叫。她饿了,特别是刚刚收拾了三个淘气包以后更饿了。

“娇娇饿了,哦娇娇该吃饭饭了。”

看到小娇娇没事,钱利娟松了一口气。放开小堂弟,伸手抱起娇娇,又转头警告小堂弟以后没事别往这屋跑,娇娇年纪小,怕感染了外面的细菌。钱利娟在省城可是长了不少知识。

钱利伟连忙点头,转身撒丫子往外跑,他怕再被李锦教训。

王小明傻愣愣地站在屋中央望着李锦,不知道该留下来还是跟钱利伟出去。

钱利娟喊王小明拿块饼子赶紧回家,别让奶奶找不着该着急了。王小明高兴地把糠面饼子揣在怀里,迈着小步出去了。

“这些淘气包!”

钱利娟翻出一个母亲压在箱底的背带把孩子背在背上,然后在小灶上烧水蒸鸡蛋。她虽然惦记着母亲,可这会不敢再把娇娇留在家里出去了,谁知道淘气小子会干出什么事来。

前几年村西头老秦家的小闺女,才出生几个月就被大伯家的顽皮堂兄给扎瞎了一只眼睛。

王小明揣着饼子高高兴兴地往家走。钱利军不知从哪蹿出来拦住了他。

“憨头,你是不是泄秘了?”

王小明低下头紧紧扣着衣袋里的饼子不敢说话。

钱利伟从钱利军身后闪出来,再次声明王小明把秘密告诉了钱利娟。

钱利军拉下脸一把扯过王小明。

“小娇娇警告咱们不能泄秘,你是不是想连累我和小伟?”

刚才李锦突然发话让三个调皮蛋报上姓名,钱利军当时就懵了,以他的见识从没见过一岁的小孩会说话。他以为听错了,伸手去拧李锦的脸蛋想证实一下。

不等钱利军靠近,李锦坐了起来,甩手朝钱利军的后裤腰扔进一团带刺的仙人球。

听到哥哥嗷嗷叫,钱利伟吓得不轻,这时李锦又挥了挥手,两团刺球分别落进了钱利伟和王小明的屁股上。

李锦要他们保证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不然见他们一次扔一次更大的刺球。

钱利军早吓坏了,嘴里答应着,人已经奔出屋外。钱利伟和王小明也跟着跑了出去。

王小明呆呆地不知道要说什么,钱利军拧着他的耳朵警告,关于小娇娇会说话会变刺球的事谁也不能告诉,打死都不能说。

钱利军说完下意识地摸了摸屁股蛋,感觉屁股终于不刺痛了,再看王小明也比刚才顺眼了。他又拉过弟弟钱利伟警告一遍,然后把王小明送回家,领着弟弟回家经过钱家的院子时,忍不住朝屋里张望。

钱利娟正坐在屋门口的阳光里喂娇娇吃鸡蛋羹。

“啊……”

“啊。”

娇娇嘴里发出欢快满足的声音,余光看到大门口偷瞄的钱利军和钱利伟,举起小手挥舞。吓得钱利军和钱利伟像两只逃蹿的野兔子,哧溜不见了人影。

李锦忍不住想笑,只是小试牛刀给几个熊孩子来个下马威,就把他们吓成了老鼠样。

老远看见汪桂珍气喘吁吁地匆匆走来,李锦一时忘了扭回头吃饭。

“利娟,快,快带娇娇跟我去。”

汪桂珍进院就喊。

钱利娟被母亲说得莫名其妙。汪桂珍扶着门框喘匀了气,她要让钱利娟带娇娇一起去后山通往林场的公路去。

刘大锤的大儿子也被派去修路,本来今儿一早就能修好被毁的道路,结果刚填好的土石又塌了,刘大锤的大儿子倒霉催的刚好站在塌方的地方,被碎石砸伤了腿……

“刘石柱的命是保住了,只怕以后那条腿是残废了。他说那段路已经修好三回,每回又都在同一个位置塌了。”

“妈,你叫娇娇去那里做什么?”

钱利娟还是没整明白母亲的意思。汪桂珍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娇娇边往外走边说:

“咱家娇娇是福运财星,只要娇娇过去压阵,那段路肯定就能修好。”

我滴个天呐!还有这种说法。

李锦伏在汪桂珍的肩头,望着倒退的篱笆和庄稼,有种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感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