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章小娇娃

白箩染 | 发布时间:2021-09-15 21:17:17 | 阅读次数:17347

“哇嗷,哇嗷……”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大,李锦被惊醒了,当她发现哇嗷哇嗷的哭声是从她的嘴里发出来的,立刻惊得翻身爬了起来。李锦刚刚爬起来就看见身旁的泥地上,一个五大三...

“哇嗷,哇嗷……”

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大,李锦被惊醒了,当她发现哇嗷哇嗷的哭声是从她的嘴里发出来的,立刻惊得翻身爬了起来。

李锦刚刚爬起来就看见身旁的泥地上,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身下压着一个女人,男人一手捂着女人的嘴,一手撕扯着女人的衣裤。女人的嘴被男人的大手捂着绝望地发出“呜呜”声。

竟然敢欺负女人!

李锦义愤填膺。脑海里立刻划过一道赤烈的闪电,挥起手朝那个男人凌空霹去。

男人正要得手,嘴里发出含混的激动声,突然感到背后一阵灼痛浑身不由得抽搐成一团,整个人顷刻间变成了一块黑炭。

钱利娟挣扎着踢开黑炭爬起来,扑到李锦跟前慌忙抱起来,上下摸索确定孩子没有受伤,然后紧紧搂在怀里,嘴里呢喃着:

“好孩子不害怕,不害怕,咱们回家了。”

钱利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蓄在眼里的泪水此刻断了线似地洒落在了李锦的脸蛋上。

李锦盯着自己的两只小手,不明白自己怎么变成了一个婴儿!

欲哭无泪,她可是异世大陆顶尖画手正宗造物派弟子啊……

凌晨一点,火车站昏暗的候车灯下,钱利娟低头打量着怀里的孩子。从她摆脱恶人抱起孩子以后,孩子和她对视了几秒就一直闭着眼,没有再发出过声音。

小婴儿拧着眉头,嘴角下弯,好像大人一样显得心事重重。

“可怜的宝宝……”

想到刚才被恶人压倒孩子被扔到一旁,钱利娟的心还砰砰直跳。

火车轰隆隆进站,钱利娟抱着孩子上车,没有买到座位票,只能抱着孩子站在两节车厢的过道上。

火车轮撞击着铁轨发出咔嚓咔嚓声,李锦这时想通了,撇了撇嘴舒展开了眉头。

既然不能改变变成婴儿的事实,那就接受好了。她的人生格言一向是“活在当下,心存欢喜”。

一位穿着军装的青年走过来轻声询问钱利娟需不需要座位。钱利娟低垂着头不敢看向对方,她知道此时她的样子一定很狼狈。

钱利娟谢过青年,低头跟在青年身后到座位坐下。青年转身离去,钱利娟回头偷看青年的背影,只看到一抹军绿消失在车厢后。

凌晨时分是人们最好睡的时候,车厢里响着此起彼伏的鼾声,偶尔夹着几句听不清的呓语。

钱利娟不敢合眼,怕错过了下车站。

清晨六点,北上的列车在靠山村村后的林场小站停下,钱利娟抱着孩子赶紧下车。

翻过一道山梁,露出一排排笼罩在晨曦里的泥坯草房。

钱利娟抱着孩子径直朝村口走去,她怕遇到熟人,混乱的思绪还没想好要怎么向家人和村里人交待孩子的来历。

一个拎着竹篮的妇女朝钱利娟走来。

“利娟回来了啊,这都去省城两年了吧……”

钱利娟的二婶边说边走近了,看清了钱利娟手里抱着的不是行李,而是一个孩子,惊得张嘴说不出话!

“二婶。”

不等二婶问,钱利娟招呼一声飞快地朝家门跑去。

钱老二的媳妇一脸狐疑地转过身,望着钱利娟的背影,心说大侄女这是怎么回事,抱着一个孩子好像心虚不敢见人。

难道孩子是她拐回家的?不能啊,钱老大家五个光棍儿子加上大嫂守寡多年,没必要拐个孩子回来养。

再说村里生活困难,村里人都巴不得往外走,哪个都想家里少口人吃饭。不然两年前大嫂子也不会同意让钱利娟去省城人做帮工。

难不成大侄女生孩子了?

钱老二媳妇盯着钱利娟窈窕的背影,怎么看都不像生过孩子的人。

这事蹊跷!

钱老二媳妇也不去地里摘菜了,折身往回走,她要去找大姑子和钱老三媳妇一起去钱老大家看看。

李锦在钱利娟的怀里被晃醒了,睁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有山有水有田庄,蓝天白天轻风拂面,风景美如画!在车站的时候她注意过日历,现在是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九日。

这里的环境可比她生活的异世大陆好多了。李锦突然觉得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宝宝很不错呢。

钱利娟一口气跑回家,进屋反手关上门,背靠在门上呼呼喘气。

二婶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一会不知道在村里传她什么闲话。

接过孩子的那一刻,钱利娟已经知道以后的生活她要面对什么,不过她还没有想好要怎样面对。

听到外屋门响,在里间灶台烧火贴饼子的汪桂珍抓着手里没有团圆的糠面团子,探身朝门口看,看到女儿钱利娟回来了,喜得赶忙把手里的糠面团子扔进锅里盖上锅盖。

汪桂珍一边在腰里的蓝布围裙上擦手,一边颠着小碎步迎向女儿。

“可算回来了,你在省城两年了也不多写几封信回家,回家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汪桂珍这时看到了钱利娟怀里抱着的孩子。

“妈。”

钱利娟脆生生地喊。

母亲这一关是跑不掉的。万一母亲不肯收留她和孩子,钱利娟不敢想像她该何去何从。带着一岁的孩子回省城继续做帮工是不现实的。

“利娟,你抱的是谁家的孩子?”

“娇娇,我闺女。”

钱利娟说完几乎把心拎到了嗓子眼儿。

“你在省城结婚了?”

汪桂珍的脸上又惊又喜,随即心里又咯噔一下。

女儿十八岁去省城给人帮工,该不会是被坏男人给沾了身子弄个未婚生子吧!

汪桂珍知道此刻她不能急躁,没有弄清真相以前要保持镇定。如果女儿真被外面的男人欺负了,她就是拼了老命也要给女儿讨回公道。

见女儿低头不说话,汪桂珍镇静了一下情绪又问:

“姑爷没时间陪你回来?姑父姓什么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什么人,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汪桂珍小心地观察女儿的脸色。

“他姓李,是个孤儿。工作单位要保密,他被派去北边工作,具体是哪里我也不知道。妈,我不该不告诉家里就自己作主结婚了,当时只想着能在城里安个家。”

母亲给的台阶很及时,钱利娟顺着往下编。只要一口咬定孩子是自己的,母亲也查不出孩子的身世。

既然答应了保守秘密,哪怕是自己的母亲都不能告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