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崆峒

崆峒道人 | 发布时间:2020-01-16 09:37:20 | 阅读次数:12415

农民来说了高的高得,但是不吃又不行啊,因为饭食的咸味总是会很淡!在果儿的努力下,他了也可以慢慢的的爬了,每次秀娘在院里忙的时候便会把他放到院子里,只要你不离开了秀娘的视线,果儿就也可以在院子里慢慢的的晃荡,院子里就也可以看见了崆峒山,当然这里离山也就六七崆峒山属六盘山支脉,它西接六盘山,东望八百里秦川,南依关山,北峙萧关,泾河与胭脂河南北环抱,交汇于望驾山前,海拔高度在1456—2123.5米之间,垂直高度为667.5米,是道教的发源地之一。秦汉时期,崆峒山已有了人文景观。历代陆续兴建,亭台楼阁,宝刹梵宫,庙宇殿堂,古塔鸣钟,遍布诸峰。崆峒山是中西要道--鸡头道的必经之地,东连关中,西接陇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许多历史名人和封建帝王曾经过鸡头道,登临崆峒山。《史记·秦始皇本纪》说:二十七年(前220年),“始皇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过回中焉”(鸡头山、千头山、笄头山为崆峒山之别称)。《封禅书》说:汉武帝“至陇西,西登崆峒”。从黄帝问道到秦皇登顶,这座山赋予了太多套多传奇的色彩,果儿从王老实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现在是贞观六年,他记得自己看过唐太宗有登临崆峒的记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见到来自己家门口的传奇帝王。果儿有时候痴痴地想。泾河就从过而他们村子前面流过,当然在这里的泾河还只是一条不足十米宽的小河,远没有汇入渭河时的浩淼和气势,离源头太近,水也清净甘冽,不像后世那样整个一个泥汤子河,到处还飘满垃圾。在唐时这里属于泾州,河西道。因为多年的战乱人丁稀少,所以现在有很多的荒地可以开垦耕种,果儿家就有近四十亩地。除了朝廷分给的以外,王老实自己又开了十来亩,四十亩地已经达到了王老实和秀娘劳作的极限。。...

  前院树上叶子开始发黄脱落的时候,果儿长出了第一颗乳牙,虽然经常口水滴答,可证明他在一点点长大,王老实和秀娘在他身上集中了太多的精力,饭食也从单纯的羊奶变成了偶尔的小米粥,当然还是以羊奶为主,缺盐的寡淡小米粥让果儿有些不习惯,虽然每次都喝完,但是从轻皱的小眉头就能看出他对这样的米粥一点也不喜欢,盐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既是奢侈品也是必需品,特别是西北内陆,长途的运输一点点提高盐的价格,到了这里对于农民来说已经高的离谱,可是不吃又不行,所以饭食的咸味总是很淡!在果儿的努力下,他已经可以慢慢的爬了,每次秀娘在院里忙的时候就会把他放在院子里,只要不离开秀娘的视线,果儿就可以在院子里慢慢的晃悠,院子里就可以看见崆峒山,毕竟这里离山也就七八里的距离。

  崆峒山属六盘山支脉,它西接六盘山,东望八百里秦川,南依关山,北峙萧关,泾河与胭脂河南北环抱,交汇于望驾山前,海拔高度在1456—2123.5米之间,垂直高度为667.5米,是道教的发源地之一。秦汉时期,崆峒山已有了人文景观。历代陆续兴建,亭台楼阁,宝刹梵宫,庙宇殿堂,古塔鸣钟,遍布诸峰。崆峒山是中西要道--鸡头道的必经之地,东连关中,西接陇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许多历史名人和封建帝王曾经过鸡头道,登临崆峒山。《史记·秦始皇本纪》说:二十七年(前220年),“始皇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过回中焉”(鸡头山、千头山、笄头山为崆峒山之别称)。《封禅书》说:汉武帝“至陇西,西登崆峒”。从黄帝问道到秦皇登顶,这座山赋予了太多套多传奇的色彩,果儿从王老实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现在是贞观六年,他记得自己看过唐太宗有登临崆峒的记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见到来自己家门口的传奇帝王。果儿有时候痴痴地想。泾河就从过而他们村子前面流过,当然在这里的泾河还只是一条不足十米宽的小河,远没有汇入渭河时的浩淼和气势,离源头太近,水也清净甘冽,不像后世那样整个一个泥汤子河,到处还飘满垃圾。在唐时这里属于泾州,河西道。因为多年的战乱人丁稀少,所以现在有很多的荒地可以开垦耕种,果儿家就有近四十亩地。除了朝廷分给的以外,王老实自己又开了十来亩,四十亩地已经达到了王老实和秀娘劳作的极限。

  果儿就这样一天天长大,从牙牙学语到叫出了第一声爹爹,第一声娘!让王老实和秀娘都笑的见眼不见牙,从会爬到怕得很快,从颤微微的站起来到很稳的在地上行走。王老实夫妇见证了这每一步。第一声爹爹和娘果儿叫的毫无压力,虽然两辈子加一起活了快二十年,但是这个陌生的称呼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叫出了口。让王老实不理解的是果儿很老成,没有一般孩子的好奇心,也不像其他小孩子一样逮什么都往嘴里塞,话不多,也不淘,有时间就看着爹娘那样忙前忙后!就这样果儿安然长到了三岁,连病都很少生。而在这中间王老实和秀娘还是和以前一样早晚劳作,不同的是后面多了个小尾巴,自从学会走路以后,果儿便很少让人抱,他喜欢这样脚踏实地走路的感觉。上一世从四岁开始就躺在床上,这遭遇让果儿喜欢走路的同时也有些担心,担心自己会不会像前一世一样!

  这时候的粮食产量很低,一亩地收下来也就一百来斤的产量,至于高粱,糜子之类也收不了多少,没有前世的优良种子和玉米土豆之类的高产作物,这时候的农民除了赋税能混饱肚子就算是不错的年景。果儿的食物也是黑黑的面条或者小米粥,偶尔有个鸡蛋那也是父母因为疼她而偷偷省下来的。鸡蛋在这年头对农户家而言属于贵重物品,换取油盐之类的琐碎物品都靠鸡蛋换来的铜钱。于是野外的许多零嘴就成了这时候果儿的最爱,酸酸的沙枣,沙棘树上的沙果还有地埂上甜甜的酸妹儿,果儿几乎尝遍了他所能触及到的一切野果,当然对于他而言长得高的东西只有偷偷看看的份了!为了他的乱吃野果,没少挨绣娘的唠叨和吓唬!毕竟野外的许多果子都是有毒的。三岁的果儿也在村子里认识了几个比他大一点的毛孩子,和他同龄的许多在家里还不让出门,甚至有些还没有断奶。猴儿已经十岁了,是这帮孩子的头,大一点的已经要帮家里做一些事情,所以很少出来了!开始的时候秀娘还不放心跟了几天,确定没有问题以后叮嘱几个大一点孩子不要走远之后就回家忙去了。果儿也很听话,跟孩子们在一起待一半个时辰就回家。从来没有让爹娘担心。在这边孩子中间,果儿见识了他们的游戏,他们的童言稚语,也在另一个程度上补足了他欠缺的童年。虽然他们玩的游戏果儿很少参与,二十出头的灵魂让他觉得和这些孩子一起玩显得特别幼稚!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不止是他就连王老师夫妇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秀娘怀孕了!

  成亲十几年肚子都没有动静的秀娘在这个夏天由下河村的跛腿郎中诊断出了怀孕的消息,王老实已经乐疯了,整天傻兮兮的笑,靠在秀娘没有变化的肚皮上一天能听八遍,虽然没有任何动静,他依然乐此不疲,秀娘整个人都像发光的佛爷一样闪烁着母性的光辉,无论对果儿还是对肚子里那个没有成形的孩子,果儿也很开心,替爹娘开心。虽然王老实现在的样子傻透了。他也希望自己将来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他可以替爹娘照顾,可以享受多一个亲人的欣喜。虽然有了孩子,可是王老实和秀娘对果儿的爱并没有减少,反而比平常更疼果儿了,他们固执的认为这个孩子是果儿带来的,不然为什么十年都没有动静的肚皮在果儿到来之后就坐果了?王老实不止一次的佩服当初自己的英明决定,叫果儿好啊!叫着叫着就给自己又叫来了一个孩子。看看村里其他的狗蛋,狗剩,石头这些名字都傻透了,一点学问也没有!还有什么大妮,二妮,三妮,连个名字都不会取,活该生丫头片子的命!!王老实乐滋滋的想!刚想着三个妮的娘,麻脸的二婶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