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阴婚

二馨luck | 发布时间:2020-01-16 | 阅读次数:29424

经典小说《鬼夫要胡来》是二馨luck倾心创作作品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肖楠,内容主要原因讲诉:我大呼口气,可眼泪却先流出了。我本来还怀着一丝希冀,希望能那耻辱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可现下的种种迹象却逼着我严禁不面对自己生活现实!我很艰苦的站了出来,即便忿恨羞惭得想死,但我却要她坚强出来。仅有活着,才有把...我很艰难的站了起来,即使愤恨羞愧得想死,但我却必须坚强起来。只有活着,才有把坏人绳之以法一天。。...
《鬼夫要乱来》 第二章 阴婚 免费试读

我大呼一口气,可眼泪却先流出来了。我原本还怀有一丝希冀,希望那耻辱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可眼下的种种迹象却逼着我不得不面对现实!

我很艰难的站了起来,即使愤恨羞愧得想死,但我却必须坚强起来。只有活着,才有把坏人绳之以法一天。

我咬着牙忍着痛以王八走路的方式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我的手提包。

我的钱和身份证等证件都在包里,找不到包,那我也就回不了家了。

正在我焦头烂额之时,我瞥见不远处有一座土房子,好像就是昨晚我被那个的地方。

我心头涌起一股愤怒和恐惧,但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走近了。凶手肯定早就走了,他不可能待在原地等我的。

可当我看清那房子的真面目时,我差点吓得屁滚尿流了!

那所谓的房子,竟然是一座年代悠久、年久失修的土坟堆!

我小时候是外婆带大的,我外婆是个走阴人,我受到她的耳濡目染,对这些阴怪之事也多多少少知道些。莫非,我是被鬼给那个了?

我壮着胆往里又走了几步,果真在坟堆的入口处,看到了我的手提包。

我快速拿过包,忍着双跨的剧痛,跑到很远的地方。然后躲在树丛后,翻出包里的镜子,对着下面一照。

我的大腿根部,竟然一片紫黑!而我的整张脸也黄中泛黑,尤其是眼窝那一圈,黑得像是化了烟熏妆。

我外婆说过,人属阳,鬼属阴,若鬼和人苟合过,那鬼就会吸走人的阳气,而被吸走阳气的人,全身都会泛出淤青甚至浓黑的颜。更可怕的是,鬼也是念旧的东西,他若是缠上一个人,若不想办法治改,那鬼会一直缠着人,直到把人的阳气吸尽!

运气不好的,还会怀上鬼的孩子,那下场则会更惨!

想到这儿,我提起裤子就往前跑,我现在急需避孕药!

可我没跑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时隐时现的冷笑声,他似乎在说我跑不了的。很快的,一阵阴风又袭上了我的胸部,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冰凉,他似乎还很放感情的捏了好几把。

我急中生智,扯下外婆送给我的铜钱项链,对着身后一甩,说了声“去”,很快的那股冰冷就散去了。

而我,满头大汗的跑到公路边,恰好有一辆车从远处开过来。我立马招手,希望那车能带我一段路。

当那车离我越来越近时,我的心底却越来越慌。

开车的是肖楠,而坐在副驾驶的则是他继母。他们看到我后,立马把车停靠在路边,他继母拿着一个类似注射器的东西朝我追来。我立马折身往后跑,没跑几步我的屁股就被什么扎到了,继而脑袋一沉,整个人都往后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时候,我看到有双明晃晃的大眼,带着一丝薄凉的笑意,冷眼旁观的看着我。我还想看得清楚些,可意识却渐渐剥离,在意识残留的最后时刻,我对他说了两个字,“救我”。

陷入昏睡的我不知道睡多久,再次醒来时就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我试图挣扎,才发现我根本动不了了。我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大红袍子,手和脚则被红线捆绑住在床上了,而我的嘴巴还被一团东西塞住了。

这房间是我刚到肖楠家时,他继母安排我住的那间,这说明捆绑我的就是他们母子,不对,应该是这对狗男女。

我挣扎得全身大汗,直到耗尽全身的力气肖楠才推门进来。

他向来白皙的脸此刻却泛着一丝青黑,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我怒目而视,想让他松开我。

可他却不动声的靠过来,冰凉的手指在我脸上画了一圈,嘴巴连连发出啧啧声,“这么美的脸,真是可惜了。”

然后又说,“我们也算相爱一场,以后每年的今晚,我都会给你烧些金银财宝的。不过,今晚的祭祀就靠你了,你的表现决定了你以后能拿到多少纸钱。”

这样的肖楠,我陌生得很。

我刚想问他到底要对我怎么样时,问他和他继母到底是什么关系时,他亮出手中的针筒,在我的惊恐中扎进了我的手臂。

我刚恢复的意识,又再次迷离起来。

不过这次我并没有陷入昏睡,而是像个行尸走肉一样,虽然大脑的清醒的,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恍惚中我看到这对狗男女把我的绳子解开,又把我拖到门口,塞进一个轿子里。

那轿子,就好像是纸糊的一样,似乎一戳就会破。而那些抬轿和吹喇叭、唢呐的奏乐人穿的花花绿绿的,皮肤很白,两边脸颊又抹上了厚重的胭脂。

就好像是丧事店做的纸人一样!

我浑身发怵,想跳下轿子,可我却连动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我依靠在轿子边缘,不甘心的瞪着肖楠。

那么温柔的肖楠,此时一脸贼笑的看着我,在我无声落泪时他还残忍的朝着我挥了挥手。

“起轿……”一个胖墩墩的媒婆打扮的女人拉长着声音,迎亲的喜乐响了起来,轿子也同时被抬起了。

轿子的纸帘被放了下来,在放下来的瞬间,在穿得花花绿绿的抬轿人中,似乎突然多出了一道黑影,特别的显眼。

我想看得仔细些,却被帘子挡住了。

我心里大概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却又好像什么头绪都没有。

但这纸轿子和纸人,似乎都在暗示着一个可能,我要被配冥婚了!

娶我的,难道是昨天对我那个的鬼?

一想到他那么的粗暴,我潜意识里一直叫着外婆,希望她能来救我。但我何尝不知道,外婆远在千里之外,就算她收到我要被配冥婚的消息,想赶来救我恐怕也来不及了。

这轿子走得飞快,走了很久后总算停了下来。媒婆立马来搀扶我,把瘫软的我扶下轿子,然后放到一个椅子上。

我趁势看清了眼前的大概情况,这里是荒郊野岭,我眼前却有一座大宅子,里面灯火通明。但我知道这不过是鬼的障眼法,这宅子到明天天亮时分,肯定会变成一座坟墓。

我外婆曾经也配过冥婚,她说无论是人还是鬼,婚姻都讲究情投意合,若一方是被迫结婚的,那在三叩拜之前反悔,都还来得及。而一旦三叩拜后,姻缘将世代相袭,就算你重新投胎,也摆脱不了对方。

想起外婆的这些话,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若想毁了这桩姻缘,我就得撑到天亮,一旦太阳出来,这些鬼就不敢拿我怎么样了。

可我刚这么想着,那些抬轿人又立马抬起我的椅子往哪宅子里走。我又说不了话,急得眼泪和大汗直冒。这时,我面前又突然冒出一个黑影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