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十四章 古怪的木盒

二馨luck | 发布时间:2020-01-16 06:45:36 | 阅读次数:22516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薄深和凌蕴已经合力把墓碑后面的坟挖开了,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把土坑挖开了。凌蕴往坑里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后捂住胸口往后跳得远远的,一副要吐的样子。...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薄深和凌蕴已经合力把墓碑后面的坟挖开了,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把土坑挖开了。

凌蕴往坑里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后捂住胸口往后跳得远远的,一副要吐的样子。而薄深则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仿佛坑里的东西神秘莫测一样。

我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来,走过去伸长脑袋往里瞟了一眼,却见里面有一个黑的木盒。

我松了一口气儿,一边俯身却拿一边说,“不就一个盒子嘛,有什么好怕的!”

“别碰它!”薄深出声阻止我的时候,还从对面飞过来想拦住我,但是已经晚了!

在我的手指触碰到盒子的那一刻,突然从盒子周围冒出几张人脸出来!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鬼脸!

那些死在阴冢里的、余晖公司的前任女职员们,像阵风一样从盒子里窜出来,然后拽住我的胳膊,死死的把我往坑里拉。

因为惊吓和缺氧,我的脑袋一片晕眩,等到薄深把那些女鬼击退后,那些女鬼却摇身一变,瞬间消失了。

下一秒,我的心脏突然有种快要炸裂的痛感!就好像有湿滑的蛇突然钻进我的胸口横冲直撞一样!

当时薄深紧紧的抱着我,他察觉了我的异常,在我痛得浑身是汗之际,一把掀开我的上衣。

我的心口处,没有任何疤痕瑕疵,可健康白皙的皮肤上却有一朵桃花。

只不过那桃花却是黑的,仔细查看还能发现黑的花瓣上还有一张张狰狞的鬼脸。

我哭了,分不清是疼还是害怕,我一边哭一边紧紧抓住薄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救我,你一定要救我!我要为外婆报仇,还要为那些无辜惨死的女孩报仇,在把幕后真凶找出来之前,我死不瞑目的!”

薄深向来不外露情绪的脸上,也起了一丝愁苦哀伤之。他紧紧的抱住我,轻拍我的后背安抚着我的情绪。“许清,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不会死的!”

然后,薄深让凌蕴去把木盒拿出来打开,凌蕴刚把木盒拿出来,我的心脏就好像被几张大嘴巴同时咬住一样,疼得我疯了似的甩开薄深的环抱,直接握拳大力击打着我的心脏!

“快把它放回原位!”薄深也不淡定了,他一把夺过凌蕴手中的盒子,然后把盒子丢入坑中。而我却觉得那种被啃噬的感觉更强烈了,就好像有牙齿仿佛在我最柔软的地方仿佛啃咬一样。

当薄深把盒子放回原位后,疼痛感瞬时消失,我满身大汗的倒在地上,气喘如牛。

“到底什么情况?”薄深语气愠怒的质问凌蕴,“你到底是来害我的还是帮我的?你明知这盒子有蹊跷,为何不阻止许清接近!”

凌蕴露出左右为难之,“我的确第一眼就看出这盒子有古怪,但我也看出了这盒子只有她能打开,而且这些痛是她必须承受的。”

“放屁!只要想个法子,完全能把这些痛苦转移到我身上的!”薄深竟然骂了脏话,若是平时我肯定会嫌弃骂脏话的男人,可此时此景却让我觉得他man到爆,荷尔蒙也爆棚了。

气氛有些尴尬了,凌蕴突然挠着头,然后屁股一夹,一阵悠扬的响声伴随着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而后他笑着说,“好兄弟,我为了不在美女面前失态可一直憋着呢,可你一提屁字我就憋不住了!”

我们相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待我们的情绪都平静后,凌蕴才看着薄深说,“其实发现这里的不是我,而是你爸妈。”

“我爸妈?”薄深蹙眉,“他们不是一直没出门吗?怎么会发现这儿的?”

凌蕴摇头,“你爸妈是何等人物,他们就算坐在家中也知晓万家事儿!他们说了,想要解开这一切还得看你们两个有没有缘。”

我和薄深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凌蕴,“怎么看?”

凌蕴往坑里指了指,“那个木盒,就是第一道考验。”

“你们两个同时握住木盒,而且力气要相等,平行的把它移到坑外。”

凌蕴的话令我打了个冷战,这木盒已经被我们动过两次,每一次我都吃尽苦头。

第一次我的胸口多出了一朵黑桃花,第二次我的心脏犹如被啃噬一般,再动一次恐怕我真的得丧命于此了。

薄深见我害怕,便温声安慰,“不想再试也没关系,我们直接去揪出余晖公司的老板,严刑逼供之下他定能交出真凶。”

我会心一笑,压抑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些。可凌蕴却十分严肃的说,“许清,难道你就不好奇你的身世?不好奇你和薄深的因果?”

“闭嘴,别说了。”薄深低声制止他,面露不悦。

凌蕴吊儿郎当惯了,突然正经起来就给我一种事情很严重的感觉,他目光一敛,“许清,你如果现在退缩,那很可能一辈子都解不开你的身世谜题。而你的谜题关乎你外公外婆、关乎整个龙槐村的村民、更关乎薄深的生死存亡,已经有很多人因你的胆怯而死,难道你还想让更多人因你而死吗?”

凌蕴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直接击中我的脑袋。我到底是什么怪物,何德何能让那么多人因我而死?

我多希望这是凌蕴的夸大其词,可薄深制止他继续说下去的行为恰好说明他所言属实。

薄深一把揪住凌蕴的衣领,沉声说,“我让你别说了!”

凌蕴一脸不吐不快的表情,他甩开薄深的手,提高声音继续说,“你为了守护她九死一生,现在她长大了,得自己承担起责任了,你一味地保护,反而会害死她,更会害死你!”

凌蕴的话说得悲恸深刻,流露出一种刻不容缓的迫切,而薄深的沉默,则是默认了凌蕴的话的真实性。

“凌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困惑不解,“薄深,我们真的认识很久了吗?可我们分明是几天前才认识的!”

薄深的双眼有些红肿,似乎是想到了某些伤心事。他的嘴巴动了动,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