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十一章人皮剥离

二馨luck | 发布时间:2020-01-16 06:45:35 | 阅读次数:20192

薄深的话让我迅速完全恢复理智,我泪眼婆娑的望着薄深,“但是外婆尸骨未寒,我总要先帮她入葬……”薄深的话让我迅速恢复理智,我泪眼婆娑的看着薄深,“可是外婆尸骨未寒,我总得先帮她下葬……”。...

这一切,透着一种致命的诡异!仿佛我是他们的主人,叩拜我之后能得到无上的荣耀一样……

情况变化太快,我完全懵逼。薄深扶我起来,他压低声音说,“此地不宜久留,这些鬼只是打头阵的小兵,估计主力部队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还是先撤为妙。”

薄深的话让我迅速恢复理智,我泪眼婆娑的看着薄深,“可是外婆尸骨未寒,我总得先帮她下葬……”

他低头想了想,穿过鬼群抱起我外婆的尸体,拉着我的手打算从后门溜出去。门一打开,我只感觉眼前一黑,就被装进了一个黑的大布袋里。

在我挣扎的时候,我听到薄深连连发出痛苦的低吼声,似乎他遭到了袭击。

“你们是谁?放开我!”这时,我被抬了起来,我立马大声叫救命,可却换来几记拳头。

“不想死就老实点!”那人朝我的脑袋揍了几圈后粗声粗气的威胁到,不过这声音怎么那么像外婆隔壁家的王赖子?

王赖子前年因猥亵邻居家的新婚妻子被判刑,刚放出来没多久。上次我回家,他还流里流气的吹着口哨,笑容猥琐的看着我,莫非他胆包天想欺负我?

不过不对啊!王赖子很瘦弱的,他怎么可能从薄深面前抢走我?莫非袭击薄深的是另一群人,而王赖子是趁机掳走我的?

我想到这里,又立马叫了起来,王赖子急了,把我狠狠的丢在地上,我的脑袋还撞在了一旁的石头上。我忍着痛刚爬出袋口脸上就挨了一脚!

“臭婊子,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深更半夜的和男人私会!”王赖子说话时唾沫横飞,恶心的很,他摩拳擦掌的说,“家里有一个,门外还有好几个侯着,老子今天非要把你艹废了,治治你这不检点的毛病!”

王赖子说到最后猥亵的大笑起来,他快速解开裤带,一边脱裤子一边往我身上扑来。“让哥把你艹舒服了,看你还敢勾搭野男人嘛!”

“王赖子,你给我滚开,你敢碰我一下试试!”我试图逃跑,可越急越见鬼,我每次站起来都会被麻袋绊倒。

王赖子留着哈喇子,他胯部的东西的东西已经翘得很高了,他大笑着扑向我。“臭婊子,别心急,哥哥马上让你爽到爆,省得你到处偷汉子……”

他说着就去扯我裤子,我拼死护住,在快要失守之时,王赖子的嘴巴里突然喷出很多血来!

他弯着的身子,一下子挺得笔直,摇晃了几下后,直挺挺的往后面倒了下去。

我连忙扯掉脚下的布袋,头也不回的跑了起来,可没跑几步,就看到身后“呲呲呲”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剥东西一样。

“救……救……”王赖子哑着嗓子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我犹豫了下,还是回头看了。可这一眼,却差点让我昏厥!

王赖子全身的皮肤,竟然从脑门心一分为二的剥开了。那皮被剥到了腰部的位置,腰部以上全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更可怕的是,那皮就好像是自己剥离的一样,而王赖子意识尚存,他疼得一直在低声呼叫。

在我发愣间,人皮已经剥到脚底了。可那人皮竟然没落地,而是迅速合拢成一个完整的皮囊朝我走来。

那人皮是透明的,还沾染着斑斑血迹,可很快的人皮就饱和起来,我亲眼看着人皮迅速的长出骨骼、内脏器官、肉和毛发来。

失去了人皮的王赖子,已经因失血过多而死,而朝我走来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竟然给我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当我看清他饱和的五官后,我后知后觉的提腿就跑。可我受到了过度的惊吓,双腿根本提不起劲儿,没跑几步就摔倒了。

阴森森的笑声从身后传来,“许清,你继续跑啊!你以为你被薄深救了就安全了?告诉你,老子就像个影子一样,随时随地跟着你呢!”

我撑着身体刚坐起来,他的脚却大力的踩在我头上,我的整张脸都陷在淤泥里,鼻孔被淤泥堵得无法呼吸,只能长大嘴巴大口呼吸。

他挪开了脚后又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满口恶言的说,“叫啊!叫你的薄深啊!他不是在你外婆临终前答应过你会保护你吗?可他现在去哪了?估计被我吓得屁滚尿流了!”

他说完,得意的哈哈大笑。我恶狠狠的瞪着他,“肖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没招你惹你,你干嘛非跟我过不去?是我眼瞎才会喜欢过你,你就不能看在我眼瞎的份上,放我一马吗?”

肖楠抬起我的下巴,玩味的看着着,“喜欢过?那就是移情别恋了?”

我甩开脑袋,不愿和他对视,可他却一把扭过我的脸,嘴巴快速的凑上了我的嘴巴。“和我在一起时,你不是很清高嘛,不愿让我动一根手指,可你和那个鬼在一起的时候,却骚得很嘛!我当初不敢显露真身,就是怕吓跑你,可没想到你的口味那么重,就喜欢鬼这种东西。”

他说着,火辣辣的视线往我胸下移,“反正你已经衣不遮体了,不如就在这里做。”

我一听,咋呼起来,“肖楠,不,你不是肖楠,你是披着肖楠人皮的妖怪!我告诉你,你若敢碰我,我和你同归于尽。”

外婆临死前送我的璞玉项链在和王赖子拉扯时被他扯断丢在不远处了,那项链能驱鬼辟邪,说不定还能震住眼前这个怪物。我往项链那边滚去,却被他拦住了。

他直接把我掀倒,满脸狰狞,“死?欲仙欲死也是死,来,我成全你……”

他力气之大,我的反抗犹如挠痒痒,反而催生了他的兴奋。我当时真的绝望了,心头也埋怨起薄深来。

薄深,你在外婆面前的承诺,莫非真那么没分量?你不来救我,到底是胆小软弱,还是你也身陷囹圄?但你若真那般弱小,外婆又何必把你层层封印?

眼泪从我眼角滑落,外婆费尽心思的不准我们见面,或许就是因为他没有担当,无法护我周全?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渣男,但我也太衰了,一连遇见俩?

肖楠兴奋的露出东西,可刚准备入侵我时,身子却突然僵直,过度兴奋的脸上尽是狰狞恐惧之。他的眼球一直往上翻,然后眼珠竟然渐渐突了出来,“哐当”一声,眼珠竟然直接掉在了我的腹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