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九章 怨灵

二馨luck | 发布时间:2020-01-16 06:45:35 | 阅读次数:4505

可薄深却淡定的去堂屋倒了一杯茶,恭敬的递到外婆面前,外婆刚想摔掉,薄深的一句话却让她住了手。“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可薄深却淡定的去堂屋倒了一杯茶,恭敬的递到外婆面前,外婆刚想摔掉,薄深的一句话却让她住了手。

“今晚会有百鬼袭击龙槐村,若你不想村民遇害,就喝下这杯茶,我会帮你打败他们。”

“你会那么好心?”外婆语气里都透着不信任。

薄深见外婆半信半疑,薄唇轻抿,露齿一笑,“当年你封印了我的仇我早晚会和你算,但绝不是现在。现在我最关心的是,是谁假扮你的名声让萧家选了那块地建房,又步步引诱许清进了阴冢,还差点让她被恶鬼欺负。别人欺负我,我或许能忍,但若欺负了许清,那就算我魂飞魄散,我也会拼到底!”

薄深的声音不大,语气甚至可以说是很平静,但他的这几句话,却像一把锤子一般,重重的击在我的心脏上,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别致的温柔和疼爱。

外婆精明的眼睛一眯,“难道你这一切不是你安排的?”

一身灰薄深休闲服,他双手环胸的靠在墙壁上,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油画。“你怀疑我?”

“你是最大嫌疑人,毕竟只要集齐那三样东西,你的魂魄和肉身才能重聚。”外婆吐字清晰,她虽然眯着眼,但眼神却像刀子一般锋利,仿佛任何谎言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薄深撇唇一笑,“我的确一直想找到她,但在你封印我的三年后的某天,又有一个女巫对我下了咒,她诅咒我,在我的魂魄和肉身重合前,我一旦离开当地,不出两小时就会魂飞魄散。”

薄深无奈的摊摊手,“这些年我试过反击,但每一次都被弄得奄奄一息。”

外婆很久没说话,她的眼睛一直在我和薄深间来回游弋。我的脸上还泛着桃红,我想外婆肯定猜到我们刚才做了什么了。

外婆叹了声气儿,“你就算离不开那里,你也能找人帮你。”

“你还是不相信我?”薄深情绪微微有了起伏,“许清去那里时,我是不知道的。那晚我早早就休息了,半夜却听到百鬼都往同一个地方跑去,他们说又有个美女来了,在她嫁给恶鬼前,他们想去尝尝鲜。当时我就觉得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总感觉来的女人可能是许清。结果第六感还挺准的,来的人果然是她,所以我当时就迫切的要了她……”

我羞赧极了:“那白天把我拖进坟里的也是你吗?”

薄深也有些尴尬:“恩,你当时踩到了银盆,我怕引起骚动,所以才那样的。”

外婆一听到阴盆两个字,脸“唰”的变得寡白了,我立马问什么是阴盆,外婆说阴盆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新词汇,就像人类的碰瓷、仙人跳一样,鬼把阴盆放在不显眼的角落,只要人踩到,鬼就会跳出来让他赔钱,或者是劫色。

我一听,这才觉得后怕。我当时踩到的东西,竟然就是阴盆。若不是薄深救了我,恐怕我已经被那百鬼糟蹋……

想到这儿,我倒吸一口气,可薄深却一脸得意的看着我,似乎想要我夸他一样。我脸一敛,“我当初的确是踩到东西了,也很感激你救了我,但你怎么能随意的欺负我呢!”

薄深一听我这么说,白皙的脸上竟然染上了一抹羞色,不过稍纵即逝,他蹙蹙眉有些尴尬的看了外婆一眼,“我确实对你没有忍耐力,但我会负责的。”

薄深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也越来越别扭,外婆似乎也听不下去了,用咳嗽声打断了我们。“行了行了!说那些已经没用了,现在要解决你魂魄和肉身重聚后带来的麻烦!”

“牲畜全死、井水枯黑的事情与我无关。”

我和外婆打起精神看着他,“那与谁有关?”

“可能是附身在肖楠身后的妖,也可能是诅咒我的巫婆,或者是引我出世的人或鬼。我潜伏这么多年,突然被放了出来,对方的动机肯定不纯。今晚百鬼袭村,我们可以来个瓮中捉鳖,到时候在顺藤摸瓜,可能所有的疑惑就能解开了,包括许清公司的事情也会有眉目。”薄深说着指了指桌上的茶,“再不喝,恐怕茶水都要凉了。”

外婆知道喝了他的茶,就相当于接受了他的帮忙,在纠结了一番后,她还是端起来一口喝尽了。

这时,薄深的眸亮了亮,就像天空中最亮的星星。外婆喝完茶后,突然盯着半开的卧室门,我立马局促起来,害怕她看到凌乱的床后想入翩翩。

“那是什么?”她沉声问了一句,然后闪身进屋,我站在门口尴尬万分。

床单上有许多白色的东西,我真怕被外婆揭穿。当她拉开枕头旁的被角时,我的呼吸都不顺遂了。而薄深,白皙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红晕和尴尬。

在我的心快要跳到喉咙口时,外婆从床上揪出了两个毛绒玩具来,她恶狠狠的把两个玩偶往地下一摔,可那两个玩偶竟然突然反弹起来,往我外婆的脸上撞击而去,同时还发出阴恻恻的笑声来。

我目瞪口呆,那么可爱的毛绒玩具,怎么突然有那么强的攻击性?

而外婆,竟然有些招架不住了!这时,薄深长臂一挥,直接齐腰把玩偶斩断,玩偶发出吃痛声,噗嗤了几下,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这时,有两张纸飞到了我脚边,我捡起来一看,一张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另一张则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名字。

“凌蕴?这是谁?外婆你认识吗?”

外婆沉默摇头,而薄深却激动的把纸条抢过去撕得粉碎。

他的眉头紧蹙着,呼吸也稍显急促,手背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仿佛和这个名字的主人有血海深仇一样。

“你认识他?”外婆打量着他,“这个叫凌蕴的鬼,看来已经抢你一步下了聘礼了,但我孙女只有一个,你若护全不了他,只怕……。”

“何止是认识,简直熟得不能再熟!”薄深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气,“不过他若真想抢我的女人,那我绝不会手软的!”

我又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了,急忙问什么聘礼,莫非这个叫凌蕴的人,也打算娶我,而这两个玩偶,就是聘礼?

外婆无奈叹气,那意思就是我说对了,而薄深则仿佛陷入了深思,良久后他说,“今晚的百鬼齐聚,很可能就是凌蕴来娶你的迎亲队伍,看来这场仗,还真是得硬碰硬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