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菜农种菜 | 发布时间:2020-01-16 | 阅读次数:24316

免费提供更多超品农民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王伦意外发现,白釉瓷瓶身上的釉彩居然变的非常均匀地,颜色也非常地清透! 整个瓶身宛如羊脂白玉,表面溢动着圆润饱满的毫光! 可他捡回去的时候,瓷瓶却平......

王伦发现,白釉瓷瓶身上的釉彩竟然变得非常均匀,颜色也十分地透亮!

整个瓶身宛若羊脂白玉,表面溢动着圆润的毫光!

可他捡回来的时候,瓷瓶却平淡无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相信这会是同一个瓷瓶!

并且,他发现自己靠近这白釉瓷瓶后,感觉神清气爽!

他将瓷瓶里的水倒出来一点,倒在手心上,感觉这水似乎有奇妙的因子散发出来,灵性十足,钻入了他的身体,让他浑身舒爽无比!

“这水太特别了,莫非富贵竹的神奇变化,跟瓷瓶里的水有关?”

王伦猜测着。

为了验证,王伦将瓶子里的水,浇到了富贵竹的花盆里。

因为不能浇太多,水还剩了一些,他就将余下的水,浇到了院子里的一株铁皮石斛下。

做完这些,王伦才去吃饭。

吃完饭后,王伦还是去了一趟张志虎家,但张志虎没在家,所以算账一事只能先放放,回家后他就被老妈叫去摘茶叶,一直忙到中午。

回到家中,王伦迫不及待走到院子里,想看看富贵竹怎么样了,没想到再次被眼见的景象惊到!

他面前的富贵竹,所有的叶片都十分鲜嫩和碧绿,就连叶尖儿也是碧绿色的!

那种绿,非常地纯正,透着盎然的生机,带给他一种十分赏心悦目的感觉!

这是市面上同等价位甚至好几倍价位的富贵竹根本不具备的!

王伦意识到,富贵竹变得如此生机勃勃,只可能跟瓷瓶中的水有关。

这水,很不凡。

而出产这种水的白釉瓷瓶,自然是一件神奇的宝物!

王伦当然不想让白釉瓷瓶暴露,便将瓷瓶装满水,放到了自己房间里。

他想看看这新灌满的水,会不会继续变成那种神奇之水。

做完这事,王伦忍不住再去看了看那盆富贵竹,越看越满意,便干脆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到了本市一个论坛上与人分享。

没想到几分钟后,王伦就收到了一条私人信息,对方说很中意这盆富贵竹,想买下来,问他是否愿意出售。

王伦同意了。

对方问清楚他家的住址后,说下午会开车过来,王伦便回复说自己会在家等对方。

他想看看这盆富贵竹能卖多少钱。

知道对方没那么快就来,王伦便回屋睡午觉,不过才躺下没多久,王伦就听到院子外面传出了说话声,其中一个声音正是张志虎的。

这小人又上他家来了?

想到昨天下午张志虎用快枯死的富贵竹讹诈他家六百块钱,在他家作威作福,他气得牙齿紧咬。

“这次一定要让这小人付出代价!”

王伦心中说着,和父母一起到了堂屋,发现张志虎陪着一位清瘦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村委会的几个人。

张志虎像是浑然不记得昨天下午的事了,冲王大放笑着介绍道:“这是咱们金山镇刚上任的刘镇长,你们家很幸运,刘镇长来村里考察民生,首先来的就是你们家。”

刘文博实际上是副镇长,他坐下后,就开始问起有关民生的事来,问得很细致,也很认真,王伦对这位副镇长的印象很不错。

刘文博问完民生上的事后,就开始参观屋舍,很快就走到了院子里。

“咦,这盆富贵竹培育得非常不错嘛,生机勃勃,绿意盎然啊!”

刘文博发现了什么,欣喜地说道。

王大放有些蒙。他家哪有富贵竹啊!

张志虎顺着刘文博观察的方向瞄去,心说王家小子能培育出个屁的像样盆栽,但一眼过后,他发现这盆富贵竹确实非常嫩绿。

而且,他依稀有种眼熟的感觉。

王伦见张志虎并没有认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这富贵竹变化太大了,不论是他爸妈还是张志虎,都肯定想不到这盆富贵竹就是之前快枯死的那一盆。

刘文博得知富贵竹是王伦培育出来的,便询问道:“王伦,你能把这盆富贵竹卖给我吗?”

王伦摇了摇头。毕竟他已经答应论坛上的那人了。

刘文博觉得有些遗憾,但也不在意,继续参观屋舍,随后又询问王大放厕所在哪儿,弄清楚地方后,刘文博便去放水了。

刘文博一走,张志虎马上弯腰,想要拿到那盆富贵竹,但王伦早将富贵竹拿在了手上。

见状,张志虎沉下脸来,命令王伦道:“给你十块钱,把这富贵竹给我!”

十……十块钱?

连村委会的那几人都认为张志虎这是在明抢!

这么嫩绿好看的富贵竹,不花几百上千块根本拿不下来!

“快点,老子耐心有限!”

张志虎相当跋扈,很不耐烦地催促。

他要赶在刘文博回来前拿到这盆富贵竹,然后送给刘文博,好讨好这位上司。

王伦不慌不忙道:“你先别急着叫,好好看看这盆富贵竹,有没有觉得它很眼熟?”

张志虎看了几眼,觉得熟悉感越来越多,他像想起来了什么,惊讶出声:“这是我家的……”

“没错,这就是你家快枯死的那盆富贵竹。”

王伦平静的话语中蕴含着怒火,“你诬陷是我爸喷农药喷死的,还用它讹诈了我家六百块钱。”

张志虎一愣,没料到那盆富贵竹还能活,但随即就狞笑道:“老子管你用了什么方法救活了它,但现在它是老子的了,拿过来!”

“做梦!”

王伦直接拒绝了。

嘀嘀嘀。

正当王伦跟张志虎对峙时,一辆黑色凯迪拉克在院子外面停了下来。

一位面相温和很有富贵之气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戴着咖啡色太阳镜还有遮阳帽,样子看不太清楚。

这人的身边,跟着一个留着寸头、身板笔直的矫健男子,男子眼神很锐利。

“请问这是王伦的家么?”

中年男人进了院子后,询问道。

王伦知道这应该就是在论坛上联系自己的人了,便走上前说道:“你好,我就是王伦。”

中年男人看见王伦手上的富贵竹后,满意地点点头:“小伙子,你的这盆富贵竹确实灵气逼人啊,我能看看么?”

“当然了。”

王伦将富贵竹递了过去。

“你看什么看!这富贵竹是孝敬给我的,没你看的份!”

张志虎冲中年男人粗鲁地说道,同时手朝富贵竹抓去。

中年男人先张志虎一步,接过了富贵竹,似笑非笑道:“孝敬给你的?那我怎么看着是你要强抢这小伙子的富贵竹?”

张志虎见来人竟敢对自己冷嘲热讽,完全不去考虑对方为什么敢这么说话,怒气冲冲地吼了起来。

“是又怎样?老子是村长,在印山村没人敢和老子作对,你们两个外人不想遭殃,就赶紧把富贵竹给老子送过来,然后滚蛋!”

“口气还挺狂的,”中年男人如同在看一个白痴,淡淡地吩咐道,“曹飞,给这个所谓的村长一点教训。”

王伦听到这话,忍不住朝中年男人看去。

虽然中年男人戴着太阳镜,样子看不太真切,但王伦看了几眼后终于还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没想到在谭城市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竟然来到了这里。”

王伦心道。

这时,被叫做曹飞的眼神锐利的男子一言不发,径直上前,一拳捣在张志虎肚子上。

张志虎像虾米一样弓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发现男子又要动手,不禁冲村委的几人叫道:“愣着干什么,赶紧上来帮老子!”

但村委那几人没有动,见状,张志虎又冲王伦吼道:“臭小子,你别想置身事外,老子要是在你家受了任何点伤,一定把账算在你家头上,让你和你父母倒霉!”

王大放和秦惠柔都露出了愤然之色,就连村委会的几人也觉得张志虎太不是个东西,竟然这么威胁人。

王伦大步走上前,冷冷说道:“我本来也没想置身事外!”

张志虎察觉到不对劲,然后看到一只拳头在他眼前快速变大!

砰。

王伦一拳砸在张志虎侧脸上,将张志虎打倒在地。

“真以为在印山村就没人敢打你啊!”

王伦说完这句话,随即看向中年男人道:“江先生,你们是客人,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们动手呢,就让我来吧。”

中年男人哈哈大笑:“行,小伙子,就冲你敢打村长的这份狂劲儿,今天我给你撑腰好了。”

王伦笑着点点头,表示谢意。

“臭小子,你竟敢打老子……”

张志虎回过神来,眼睛狠狠瞪着王伦,射出了凶光。

王大放夫妇暗道坏事了,张志虎这是彻底忌恨上儿子小伦了。

“闭嘴!”

王伦打断张志虎的话,大步上前,“刚才那一拳,是代两位客人教训你的,现在这一脚,是替我和我父母踢的,你讹诈我家的钱,还出言不逊,该!”

砰。

王伦一脚重重踢在张志虎肚子上,踢得张志虎身体蜷缩起来,在哇哇痛叫。

“你,你真的敢打我……”

张志虎终于开始怕了。

众人面面相觑。之前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直到现在他们才确认了一件事:王伦把村长给打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