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菜农种菜 | 发布时间:2020-01-16 05:18:02 | 阅读次数:9502

免费提供更多超品农民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印山村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偏远村庄,正逢六月,山村在白花花的大太阳灼烤下,变的基本上没了生气。 王伦直到上午五点多,天没那么热了,便扛上锄头,......

印山村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偏僻村庄,正值七月,山村在白花花的大太阳炙烤下,变得几乎没了生气。

王伦等到下午五点多,天没那么热了,便扛上锄头,冲里屋喊道:“爸,我去趟瓜地。”

王大放走出来,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问道:“小伦,想好以后做什么了么?”

“还没有,”王伦笑了笑,“可能还是会做跟园林有关的工作吧。”

王大放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一毕业就在锦泰园林景观公司当技术员,兢兢业业工作了一年啊,到头来工作却被那个副总耿精忠黑掉了,哎。”

“爸,咱们不说这个了。”王伦不想父亲为这事而叹气。

“一想起这个我就有火,你去找耿精忠汇报工作,发现他在办公室内对女员工动手动脚,就站出来制止,这做法哪里错了?”

“可他却怀恨在心,故意颠倒黑白,用卑鄙手段把你开除了!”

王大放越说越气,很是悲愤。

王伦知道父亲痛恨耿精忠,但不想父亲因为这种人生气,便宽慰道:“爸,您消消气,身体要紧。”

但实际上,他比谁都气愤,这事他不会就此作罢,他誓要让耿精忠这小人付出代价。

“爸,我去瓜地了。”

王伦跟父亲打了声招呼,扛着锄头出了门。

一路上,他也在想着该怎么找份新工作,怎么去赚钱。

他想多赚钱,想出人头地,这样才能改善全家人的生活,让父母以后能好好享福。

边走边想,不知不觉王伦就来到了村西头山脚下的自家瓜地。

天气预报说今晚会下暴雨,他要将瓜地的排水沟加深,免得瓜地堵水沤坏西瓜。

进到瓜地,王伦挥起锄头,开始将排水沟加深。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干这活自然熟得很。

半个小时后,王伦就挖到了排水沟的尾端。

锵!

突然,王伦感觉锄头铲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撞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咦?像挖到什么东西了?”

他停下,用锄头将东西刨了出来,发现是一只沾满泥土的瓶子。

这瓶子约莫二十公分高,窄口圆肚,圆柱形的瓶肚有茶杯那么粗,刚才禁受了一锄头也没有破掉。

王伦刮掉瓶子上的泥土,发现这瓶子表面是白釉的,颜色还算透亮,釉彩也还均匀,但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底座也没有落款。

整只瓶子看着平淡无奇,应该是现代工艺批量生产出来的。

毕竟以前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弄盆栽,失败后很多花盆和花瓶被丢弃,这瓶子兴许就是那时候扔的。

王伦觉得这白釉瓷瓶没什么特别的价值,但用作花瓶拿来插花却合适,所以回去的时候顺便带上了。

到家后,王伦将白釉瓷瓶洗干净,又灌满水,用来浸润瓶子的内胆,好除掉里面的污渍。

然后他随手将装满水的瓶子放到了院子里的一个角落处。

他也没多管这白釉瓷瓶,毕竟只打算拿来当花瓶插花。

“小伦,活干完了吧?”

王大放碰巧从堂屋走出来,见到他询问道。

“干完了。”

王伦应道,就要进里屋时,发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进了他家。

王伦认出对方正是印山村的村长,张志虎。

张志虎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皮带都快系到了胸口位置,走路迈着外八字,官威十足。

王伦发现张志虎手上端着一盆快枯死的富贵竹盆栽,不知道要干什么。

“村长,是你啊,快请里屋坐。”

王大放连忙笑着招呼,还抽出一支烟递过去,但张志虎发现烟是普通的软白沙,瞥了一眼后根本不接,让王大放有些尴尬。

“不坐了,我还要去镇上参加一个饭局,没时间闲扯。”

张志虎冷眼说道,“过来就是跟你结账。”

“结账?”

王大放有些始料未及。

王伦也觉得很奇怪。

上午他爸帮村长张志虎家种植的盆栽喷洒农药,虽然张志虎答应给一百块钱工钱,但以张志虎的霸道作风,不拖欠他爸工钱就算不错了,怎么这次结账这么爽快?

而且,张志虎还带着一盆快死的盆栽上门,怎么看都像是来者不善。

“按照谈好的价,我应该给你一百块工钱,是吧?”

张志虎粗声粗气地问道。

王大放点了点头。

张志虎脸色阴沉,指了指手上的盆栽说道:“可你上午撒药时,往我这盆富贵竹上喷多了农药,这富贵竹现在快枯死了,卖不出去,按市场价你得赔六百块,扣掉那一百块工钱,你得赔我五百块。”

王大放一听急了,连忙解释:“村长,我没喷坏你家盆栽啊!”

撒农药只是除虫而已,用量根本不会太多,怎么可能会导致富贵竹快枯死。

张志虎的肥脸迅速垮下来,眼睛狠狠瞪着王大放,怒道:“这盆栽都快死了你没瞧见啊!老子是堂堂村长,会跑来诬陷你这泥腿子?”

王伦听到张志虎用这种语气呛他父亲,顿时就质问道:“村长,这富贵竹明显是营养不良,才快枯死的,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样?”

“老子说是就是!懂吗?”

张志虎狞笑着朝王伦说道,随即将盆栽往地上一扔,手指着王大放道,“快点给钱!”

他最近赌博输了一些钱,便找了这个由头要钱,且不怕王家人不给。

“爸,这钱咱们不给,不能被他讹诈!”

王伦气愤不已,大声喊道。

张志虎嘿嘿笑道:“臭小子挺狂的啊,竟敢说我讹诈,那老子不怕告诉你,老子就是不想出那一百块工钱,就是要拿快死掉的盆栽讹诈你家,你能把老子怎样?”

“你!”

王伦一下扬起了拳头,这一刻怒不可遏。

王大放连忙拉住王伦,从里屋赶出来的老妈秦惠柔也怕王伦朝张志虎动手,示意王伦不要冲动。

老两口深知,如果对张志虎动手,后果会有多严重。

在印山村,张志虎就是土皇帝,无法无天。

所以秦惠柔只好回屋拿了五百块钱给了张志虎。

张志虎接过钱装进口袋,朝王伦重重冷哼了一声,嚣张说道:“臭小子,你有个毛的资格跟我叫板,在这村里我就是老大,你给老子记住了!”

说完,张志虎大摇大摆而去。

张志虎走了后,王大放苦着脸叹气道:“小伦,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没办法啊,我们家只要还在印山村,就得受张志虎管,今天你要是打了他,他以后就敢变着法子整咱家啊。”

王伦心中不是滋味。

爸妈的担心他能理解,张志虎是恶霸村长,在村里几乎就是喊整谁就整谁,没村民敢得罪张志虎,父母也不例外。

可他就是容忍不了这种事。

他的父亲在大热天背着六七十斤重的喷雾器干了一上午,累得汗流浃背,真的是用汗水换辛苦钱,到最后不但工钱拿不到,还要倒贴给张志虎五百块,他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王伦早早起床,趁父母没注意,寻找着那盆快枯死的富贵竹。

他要拿上那盆富贵竹,自己去找张志虎交涉!

很快,王伦就在院子里找到了。

富贵竹就放在了那只瓷瓶的边上,应该是老爸随手放的。

只是,当瞧清楚富贵竹的样子时,王伦的眼珠子都瞪大了。

富贵竹本来卷曲在一起的叶片,竟然舒展开了,之前叶片发黄发枯,现在却有了一点点的淡绿色!

这盆富贵竹,不可思议地出现了生机!

王伦很是吃惊。

他是园林专业毕业的,也有过盆栽种植的经验,知道这盆富贵竹长期缺乏钙、硫、铁等多种营养元素,尤其是缺少硫元素,导致叶片发黄,且根系发育严重不正常,几乎快枯死了,绝难存活。

而现在,这盆富贵竹等于是“死而复生”。

“一定有原因。”

王伦心中想道。

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当瞥见富贵竹旁边的那只白釉瓷瓶时,他的视线立即被吸引住了。

“这什么情况?白釉瓷瓶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王伦满眼都是惊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