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一妻难求:陆少别来无恙第一章:回家

陆青衣 | 发布时间:2020-01-16 | 阅读次数:1041

陆青衣原创小说一妻难求:陆少别来无恙讲诉了陆博童歆之间的故事,这是一本都市小说,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一妻难求:陆少别来无恙陆青衣深度阅读精彩的片段:八点到九点半日头正足,童歆戴了一顶硕大的遮挡阳光帽但是会觉得晒,见飞机一拖再拖不来,她心里不由埋怨,的话也不是为了做戏给陆江河看,她才会冒着这么大的太阳专程来来接陆博!预计陆博上午十点会到机场,童歆九点半就来了机场,见到童歆,保镖们整齐划一地躬身问候:“少奶奶好。”。...
一妻难求:陆少别来无恙第一章:回家

陆家私人机场,五十个保镖穿着熨帖的西装分站两列。

预计陆博上午十点会到机场,童歆九点半就来了机场,见到童歆,保镖们整齐划一地躬身问候:“少奶奶好。”

即便童歆早就知道陆家保镖训练有素,她还是吓了一跳。

九点到十点日头正足,童歆戴了一顶硕大的遮阳帽还是觉得晒,见飞机迟迟不来,她心里不由得抱怨,如果不是为了做戏给陆江河看,她才不会冒着这么大的太阳专程来接陆博!

九点五十五,飞机准时抵达机场,飞机上下来一个男人,是陆家小少爷陆博。陆博穿了黑色西服,剪裁得当的西装衬托出他流畅的身体线条。出了机舱,童歆赶忙迎了上去:“阿博!”

看到穿着亮黄色连衣裙的童歆陆博皱了皱眉头,他回国的消息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究竟在搞什么鬼把戏?

“我专程来接你,你不觉得惊喜吗?”童歆热情的挽着陆博的胳膊,她不是看不到陆博的拒绝,如果不是有那么多陆家人看着,她早就把包丢到陆博那张帅气的脸上,他以为她是倒贴着要往他身前凑?

“爷爷已经在陆家公馆设好了宴席为你接风洗尘,我们快点过去吧。”童歆的脸上漾着笑,陆博没有任何反应让她咬牙切齿,婚前说好了互相配合,陆博就是这么配合的?

陆博的眉头皱了皱,但是一瞬便舒展开来,他一言不发地坐进早已等候多时的加长林肯里,下一瞬间就像甩病毒一般将童歆的胳膊甩开。

“别以为我是真的要给你惊喜,我就是为了做戏。”童歆嗤之以鼻。

只是她没解释完就被陆博打断,陆博甚至都没有看她,冷冷地从口中吐出两个字:“闭嘴!”

童歆想要回嘴,但是碍于陆博气场太强她只能闷头生闷气,她不和陆博一般见识,她才不在无关人员身上耗费精力。

陆家公馆是独立的别墅群,加长林肯停在主楼门口,保安立即上前躬身为二人打开了车门。

“少爷。”陆博气场太强,保镖连看他的脸都不敢。

一下车,童歆便缠了上来,陆博皱了皱眉头,默许了童歆的动作。陆博举步进门,大厅里的仆人们有条不紊地准备着陆博的洗尘宴。

“阿博,到爷爷身边来。”陆江河沉声道。陆江河是陆家的掌门人,陆氏企业是陆江河一手建立起来的江山,他一生征战商场,早就练就了坚韧的性子,即便到了八十岁的关口气势也足。

陆博走到陆江河身边,他面不改色地接受陆江河的审视。

即便陆博不在身边,陆江河也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陆江河知道陆博在国外小试牛刀创建了科技公司,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拿下了国外顶尖公司的大单,这次他特意派陆博去国外签订协议就是验证陆博的实力。

陆博一天便解决了以前一周才能谈妥的单子,并且带动了陆氏企业的最大利益,陆江河满意地点头:“果然没让爷爷失望。”

转瞬,陆江河便把话题引向童歆:“小歆和阿博一起去的?”

“没有。”童歆深情地看了陆博一眼:“阿博工作忙,我怕去了会耽误他工作。”作为不学无术富二代的典范,童歆的演技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她说得含羞带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和陆博的情趣。

可是童歆看向陆博的时候,她清晰地看到了陆博的嘲讽。童歆几乎跳脚,陆博净身高一米八五,身材无可挑剔,关键是他那张脸,如果他混娱乐圈,直接往那一站就肯定有无数女人疯狂尖叫着要给他投钱,如果在以前,童歆一定是那些女人的先驱。

但是童歆早就看透了陆博妖孽皮囊下的真正面目,他就是一个不识好歹的冰块男!

“是她要粘着我,我没让她去。”陆博四两拨千斤地开口,他的一句话就把童歆从善解人意的贤内助变成了撒娇耍赖的小女人,话语间的暧昧更是不断升温。

周边的仆人都忍不住笑了,似乎觉得小两口互相拆台的秀恩爱方式十分有趣。

陆博嘲讽地看着童歆,她不是要处心积虑地讨好爷爷吗?他偏偏不让她如愿。童歆毫不畏惧地怒瞪回去,长得帅了不起吗?陆博就是人面兽心。

饶是严肃如陆江河此刻也流露出满意的笑意,童歆是他选中的孙媳,看着小两口琴瑟和鸣他倍感欣慰。

“老爷,少爷,少奶奶,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餐厅就餐了。”

陆氏公馆汇集了世界各地的名厨,每餐饭都是七星级酒店的等级。晚宴是传统配置,碗碟都是景德镇最新烧制的上品。上菜的佣人有十几个,将所有菜品上完,佣人们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两侧以备不时之需。

负责烧制菜肴的厨师了解每个人的口味忌口,摆盘也十分讲究。童歆喜吃海鲜,所有的海鲜都在童歆伸筷夹到的位置。

童歆吃得正开心,就听到陆江河状似无意地开口:“小歆,听人说前几天你去酒吧了。”

“对。”童歆放下筷子沉着地回答。

听到童歆去酒吧,陆博的眼睛里明显闪过了厌恶,即便那厌恶一闪而逝也被童歆精确地捕捉到。

童歆气结,去酒吧的又不止她一个,她也曾经在酒吧看到过陆博,他什么意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好了结婚后各玩各的,他有什么资格管她?

另一方面她又气自己运气背,婚后她不过就去过两三次酒吧,即便已经减少到这种频率怎么还被陆老爷子底下的人撞破了呢?

“爷爷的生日就要到了,我也想出一份力,所以约了朋友在酒吧见面想问问她们的建议。”说着童歆还假装委屈:“本来是想给爷爷一个惊喜的,没想到爷爷您提前就知道了。”

陆江河面色不变:“难得小歆这么有孝心,这次的寿宴就由你负责。”

陆江河金口玉言对童歆委以重任,童歆登时傻了眼,她不过是随口胡诌的,哪里懂什么寿宴?求助地看向陆博,只见陆博嘲讽地看着她,不是会演戏吗?这次他倒是要看看她要怎么演下去。

“爷爷,可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我怕应付不来毁了您的寿宴。”

“那就让阿博一起。”陆江河问陆博:“没意见吧?”

陆博摇头,看到童歆得意的吃相,陆博心里暗讽,童歆是智商不足吗?想拖他下水?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