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梦碎

陆青衣 | 发布时间:2020-01-16 00:58:48 | 阅读次数:24107

免费提供更多一妻难求:陆少别来无恙第四章 梦碎的全文深度阅读,韩振将车停在童家门外,他下车后帮童歆开了门,接着恭谨地再次提醒:“少爷让您早上回去。”童歆僵...童歆僵硬地点头,然后便拿着那份合同进了童家。。...

  韩振将车停在童家门外,他下车帮童歆开了门,然后恭敬地提醒:“少爷让您晚上回家。”

  童歆僵硬地点头,然后便拿着那份合同进了童家。

  看着童歆努力挺直的脊背,韩振叹了口气,看来少奶奶连被自己的父亲卖了都不知道,再想到陆博对童歆的态度,他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悲悯,看上去风光无限的陆家少奶奶居然连个依靠都没有。

  “小姐回来了!”宋姨最新发现了童歆,她高兴地迎上来:“小姐想吃点什么,我现在就做。”

  童家不比陆家,自从童家没落以来,家里的佣人全部遣散,只留下了从小看着童歆长大的宋姨。宋姨与童歆情同母女,知道童歆是迫于局势嫁给陆博,她的心里更加疼惜。

  “我吃过了。”童歆强压着怒火:“爸呢?”

  “在书房……”宋姨的话还没说完,童歆已经气冲冲地打开了书房的门。即便再气愤,童歆进入书房后还是带上了门,生怕张怡把他们的对话听进去分毫。

  童琛正在打电话,童歆招呼都没打一声便冲进来让童琛笑着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连门都不知道敲吗?嫁到陆家以后连这点规矩都记不住了?”

  电话仍旧在通着,书房里静极了,她甚至能听到电话另一端童坤的问询。童歆的眼眶都是热的,对爸爸来说,童坤是他的儿子,她这个女儿就可以被随意消费吗?无论童坤做什么童琛都能原谅,而她仅仅是因为气急没来得及敲门所以就要被爸爸责骂?

  “爸,为什么?”她颤抖着将手里的文件甩到他的书桌上,眼眶微红,却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来。

  她希望爸爸能给她一个解释,至少让她觉得爸爸这么做是情非得已,而不是为了她那同父异母的哥哥。

  “歆歆,这份文件是谁给你的?”看到东西,童琛的眼里并没有愧疚,有的只是慌乱者试图找到一个合理借口的心虚,他的语气缓和了下来,脸色也铁青一片。

  “重要吗?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童歆看着这个生她养她的爸爸,在她的记忆中,爸爸总是很忙,对她照顾的也比较少,可她一直以为,无论如何,爸爸是疼她的,即使逼她嫁给陆博,也是为了她好。

  可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圆这个慈父的谎言。

  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面前,童琛无言以对,她亦无言以对。

  沉默,书房里是死一般的沉默,童琛点了一支烟,而后将文件缓缓的合了起来,他不再看童歆,而是走到书房的落地窗前,烟圈环绕在他的身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不真实了。

  良久,童琛开口:“我这么做,确实有我的私心,可是能嫁给陆博,你也不会吃亏,不是吗?”

  童歆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自己的亲爸爸嘴里说出来的,她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看起来狼狈:“我不会做你的棋子,我要和陆博离婚,你休想利用我去圆你儿子的美梦!”

  说这话的时候,童歆几乎是咬牙切齿,如果童琛不是她的爸爸,她真的恨不得扑到他的身上,去抓花他那张道貌岸然的脸。

  可是,她不能,因为,这个道貌岸然的人是她的亲爸爸。

  童歆的愤怒被稀释,她脸上浮现出痛苦与挣扎。

  似乎早已料到了童歆的反应,童琛掐灭烟头,上前,握住女儿的肩膀,他看着她,如同在看一件可以利用的物品:“你敢跟我耍花招,就不怕我对你妈做些什么吗?”

  这话说出来,童歆的身体猛的一僵,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爸爸,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个人真的是她的爸爸吗?他爱过妈妈吗?童歆怎么都不敢相信爸爸居然会用妈妈的安慰来威胁她。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爸爸,企图在童坤脸上看到哪怕一丝开玩笑的意思,可是没有,爸爸的脸上除了算计,什么都没有。

  她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牙齿几乎将下唇咬出血,才压制住了内心的愤怒和悲痛。

  良久,她从牙逢里挤出一句话:“童琛,你赢了!”

  童歆不敢拿妈妈冒险,妈妈是她在世上唯一的支撑和牵挂,她不能让妈妈陷入困局,所以她只能选择妥协。

  童坤温文尔雅地笑了,他慈爱地摸了摸童歆的头,语气里透着责怪:“早这么乖乖听爸爸的话不就好了?爸爸还不是为了你好?”

  童歆堪堪避开爸爸的触碰,她的目光中全是失望和决绝,如果以往她对爸爸还有任何期待,今天童坤的所作所为将她所有的念想全部斩断了,她怒视着童坤:“如果你对妈妈不好,童氏也别想安宁!”

  童歆走出书房的时候,宋姨正担忧地看着她。这个时候,童歆才觉得自己被亲情蒙蔽了太久,连宋姨都看出爸爸对她的不好,她却始终把砒霜当蜜糖还甘之如饴。

  “小姐……”宋姨安抚性地顺了顺童歆的背。

  “我没事。”童歆强颜欢笑,然后她对宋姨说:“不要告诉妈我今天来过。”

  她早就在盛大的谎言中归于清醒,可是她却不想把妈妈也顺势唤醒,她想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妈妈的美梦,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在所不惜。

  韩振一直在童家门外守着,见童歆出来,他恭敬地为她打开车门。车子缓缓驶向沁园,那是陆博为童歆量身打造的金丝笼。

  “陆少今晚回来吗?”童歆突然问。

  “不一定。”韩振给出一个模糊的回答。

  “他会回来的。”童歆勾了勾嘴角,她的眼睛里有狠厉划过,陆博给了她鲜血淋漓的一刀,她也要让陆博付出点代价。

  陆氏大楼,总经理办公室的灯仍亮着。

  陆氏集团各个产业的情况报表在办公桌上摞了厚厚的两摞,陆博看过大半,眉头严峻地皱着,陆氏集团的各个产业都在盈利,但是盈利状况却不容乐观。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到手机屏幕上跃动的名字,陆博下意识地皱眉,童歆不是避他如蛇蝎?现在怎么会突然打电话过来?

  陆博冷脸接了电话,听到童歆说话的内容,陆博的眉头皱得更紧,他声音发寒:“你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