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女主黑化了?

火龙果呀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28359

......吱呀的一声后,进去了扎着马尾辫的世界男主。云烟怎么也想不到进去的是世界男主。一点点:“!!!”会吧!可别是世界男主反派了!!!顾漫进去后,将手指刺破了一个口子,神色莫名的感觉的挤出来一小杯的鲜血。转了一圈后,那处一个塑封膜袋,将挤好的鲜血云烟怎么也想不到进来的是世界女主。。...

......

吱呀的一声后,进来了扎着马尾辫的世界女主。

云烟怎么也想不到进来的是世界女主。

点点:“!!!”

不会吧!可别是世界女主黑化了!!!

顾漫进来后,将手指划破了一个口子,神色莫名的挤出一小杯的鲜血。转了一圈后,那处一个塑封袋,将挤好的鲜血装袋。

然后饶了一圈,拿着一些面粉,血袋,以及刚挤好的鲜血便出门了。

云烟和亨利对视一眼后,便默契的跟在了顾漫身后。

顾漫提着取回来的东西,顺着蜿蜿蜒蜒的小道,走回厨房,放完东西后便回房了。

另一边

亨利跟云烟来到了她的房间,亨利看到那张床后,又想到了一些令人脸红的画面。

“......“

“烟,你要小心你带来的那位血仆,她总让我感觉很奇怪。”

亨利一脸郑重的看着云烟。他感觉直接叫烟,比称呼卡特琳娜方便多了。

云烟没注意到他说什么,便敷衍的回了个“嗯,知道了。”

“宿主,女主的黑化值涨了!”

点点好歹也是个大系统,在短暂的慌乱之后,便冷静下来。这种女主黑化的事情也见得多了,只要不把世界玩崩就不是什么大事。

“宿主,虽然女主黑化了,但你不必慌张,我们只需要保证反派不黑化,不毁灭世界可以了。”

“哦?这么说只要反派不黑化,就什么都可以做了?”

云烟的眼眸中闪着兴奋的火花,一看就在憋着什么坏主意。

“当然可以了。”

点点说完,总感觉宿主想搞事情。忙道:“但是能不惹事就别惹事,被天道追着还是挺麻烦的。”

......

西蒙因为受伤,耽误了一段时间。现下身体好转后,便借着云烟的生日立刻组织了一场宴会。

名为生日宴,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场宴会是为烟·卡特琳娜伯爵择婿而办的。

夜幕降临

城堡今日灯火通明,宴会厅边上摆着六层高的蛋糕。蛋糕前方是云烟的人形手办,栩栩如生。

宴会厅中间空出一块圆形场地,作为一会儿的舞池。

两边是身着黑底银纹的乐手,蓄势待发。

边上洁白的餐桌上,摆满各式精美甜点。角落花瓶里插上了带有露水的新鲜花朵。随着穿着各种华服礼帽的女人进来,空气中都带有一丝香气。

亨利今天穿着一席黑色西装,从一丝不苟的头发上,也能看出他对待这场宴会的认真。

巡视一圈后,便找了一个正对楼梯口却又无人的角落,端着酒杯静静地等待着。

而此时的云烟。

黄昏时便被抓去沐浴更衣,女仆连续给她头发上了蔷薇精油后,为她推了一整排的礼服过来。

要么太繁复,要么太暴露,经过很久的寻找后,云烟才找到一款修身复古的米色长裙。

在云烟出门的时候,西蒙捧来一个精致的首饰。里面是一条坠有浅蓝色宝石的泪滴项链,名为“人鱼泪”。寓意是:带来好运。

西蒙一脸柔情的抚摸着宝石。

“这是以前你母亲最喜欢的项链,是我们的定情信物。现在把它交给你,希望以后小卡特能一生平安顺遂。”

而后将“人鱼泪”取出,慈爱地为云烟带上。一时眼中情绪复杂。

云烟看到西蒙眼角的水光后,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西蒙,而后道:“谢谢父亲,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云烟暗想,这条项链对西蒙可能不仅仅是定情信物,更是他对妻子情感的的寄托。盒子的边框很亮,这是被人长久触摸后才会出现的结果。

......

云烟刚出现,西蒙的嘴角便上扬了。眉目含笑的从角落走到大厅中间,注视着云烟缓缓而来。

亨利只觉得她出现的那一刻,所有喧嚣退去,整个世界仿佛只有烟与他二人的存在。

帽沿下的白色面纱,恰好到烟的眼角处,若隐若现的,更为她添了一丝神秘。金色卷发全被盘起,露出修长的颈项。

锁骨下方的浅蓝色项链,以及深v长裙,将她衬托得无比圣洁。

亨利只感觉她像是一个发光体一般,照亮了他的世界。

随着西蒙和云烟的到来,人声鼎沸的大厅便响起一阵舒缓的音乐。

西蒙上台简单的致辞后,便离开了,有他在,小血族们会很拘谨。

“亲爱的烟·卡特琳娜伯爵,不知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作为您的舞伴?”

一个有着桃花眼的男子,嘴角噙着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绅士的将手递到云烟眼前。

“烟,你怎么还在这里,该我们跳舞了。”

亨利本以为烟看到自己便会让自己作为她的舞伴。可是她不仅不来找自己,反而还和别的男人和悦地交谈?

云烟看着眼前的男人,似笑非笑的将手伸向他,转头对桃花脸歉意一笑:“失陪了,杰斯殿下。”

两人缓缓走入舞池,女的美,男的帅,如同一对金童玉女,围观的众血族,端着酒杯,惊艳得看着黑白交错的两人。

亨利揉着云烟腰间的时候,浑身僵硬了一瞬。

她的裙子腰间居然是镂空的......

亨利感觉手心烫得火辣辣的。

云烟贴在亨利耳边:“亲王殿下,您刚才就不怕我拆穿你吗?”

温热的气息,使得亨利耳尖一麻。强咬一下舌尖后,反问:“难道烟今天的舞伴不是我吗?呵,除了我,还有谁有这个资格?”

“更何况烟也不会想要杰斯那样的舞伴吧?他的父亲诺顿亲王可一向与西蒙亲王不和哦。”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您的解围了?”

“嗯哼、倒也不必,只要以后见我别喊殿下,叫亨利就可以了~”

亨利今晚说话的声音略显沙哑,在昏黄的灯光下,尤为撩人。

一曲毕,两人便躲开想要交谈的人群,藏进蔷薇园里,等待着今晚即将到来的狂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