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4章,将亲王拉下神坛。

火龙果呀 | 发布时间:2022-06-24 06:54:54 | 阅读次数:4133

......夜幕降临时是吸血鬼的狂欢时刻,亨利也不列外。太阳将要西沉,身穿镶暗纹的长披风,和很修身的燕尾服的亨利睁开眼睛了烟青色的眸子。棺材里面衬着柔软细腻的绸带,空阔的空间即便两人在里面打滚儿也会看起来拥挤不堪。棺盖刻着暗紫色的家族图腾。冷白的手指轻轻地的房门太阳即将落山,身着镶暗纹的长披风,以及修身的燕尾服的亨利睁开了烟青色的眸子。棺材里面衬着柔软的绸带,空旷的空间即使两人在里面打滚也不会显得拥挤。棺盖刻着暗紫色的家族图腾。冷白的手指轻轻的推开棺材。。...

......

夜晚是吸血鬼的狂欢时刻,亨利也不例外。

太阳即将落山,身着镶暗纹的长披风,以及修身的燕尾服的亨利睁开了烟青色的眸子。棺材里面衬着柔软的绸带,空旷的空间即使两人在里面打滚也不会显得拥挤。棺盖刻着暗紫色的家族图腾。冷白的手指轻轻的推开棺材。

亨利准时醒来,一边听着管家用着毫无感情的声线,汇报着卡特琳娜的一天。

她总是白天活跃着,夜间却入睡得很早。亨利边想边处理着家族事务。

以往他总是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处理这些杂务。但是现在他有着更加重要的事。

夜深

亨利轻车熟路的越过荆棘,顺着布满藤蔓的城墙,来到血仆的房间。她今天没黏着卡特琳娜。这让亨利感觉到很愉悦。

亨利继续穿过挂着油画的走廊。从窗口跳到卡特琳娜的房间。屋里散发着一股淡香,比鲜血还好闻。

宽大的床上,女人一身丝绸睡衣,微微漏出雪白的肌肤。亨利耳垂略微发热。

第一次进到卡特琳娜房间的时候,亨利看到她不睡棺材,感觉到很吃惊。但有一次偷偷躺过后,亨利闻着淡淡的蔷薇花香,感觉到比自己狭窄的棺材舒服很多。

于是回去后就定制了特大型棺材,铺着柔软的毯子。

熟睡的卡特琳娜,发丝凌乱,小口微张。锁骨若隐若现,偶尔还会露出......

亨利一开始只是好奇于卡特琳娜会带血仆出席各种宴会,却不吸食;后来好奇卡特琳娜白天活跃,夜间休息;再到好奇她不睡棺材。

她真的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以往的卡特琳娜见到自己只会略一点头。有血宴的地方她便会出现,找一个角落,安静的投喂自己。

但现在的卡特琳娜,偶尔会对自己行礼,还会朝自己微笑。亨利想知道她还会干出什么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

但慢慢的亨利想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亨利想看她吃东西鼓着脸颊,想看她喝饮品后泛着水光的嘴唇,想听她睡着后微小的呼吸声,以及......

亨利觉得自己真是快疯了

“小点,我可以揍他吗?”云烟边假装睡着,边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你打不过他。嘻嘻~”

“还有,要叫我点爷!点爷!点爷!”

“好的,小点。”云烟嘴角上扬的听着系统炸毛的声音。

点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宿主永远认错态度良好,却屡教不改!让自己都以为她才是系统。点点决定了!以后绝对不给宿主开金手指,哼!

每当云烟刚睡着没多久,亨利便会偷偷的跑来,什么事也不做,就是阴测测得盯着自己。

从一开始的窗边,再到床前,到支手撑着脑袋趴在床边?

“宿主,你父亲即将回来了,你可能得去联姻。”点点突然想起昨天看到的任务。

“宿主,接下来你需要说服你的父亲,将联姻对象换成反派。”点点一脸严肃的道。

“这也算任务?不是说拯救反派就可以了吗?”云烟一脸疑惑。

点点忍不住摸摸鼻尖,假装正经的说:“这也是任务内容,让反派有个好归宿,也是拯救反派。”

(点点心虚:差点露馅了!)

“看不出来,你们系统还有包分配对象的业务。”

云烟直到死前都是孤身一人,嫁给反派不就意味着......

云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想到这...

不过既然要联姻,那么可不能再让他那么容易走了。

......

亨利作为仅有的三大亲王之一,自然知道西蒙亲王即将归来。这样的话,以后便不能来去自如地看卡特琳娜了。

入夜

亨利心事重重的来到卡特琳娜床前,她有一些头发在嘴角,亨利小心翼翼地伸手过去。

在手指即将触碰到卡特琳娜脸蛋的时候,卡特琳娜却突然睁开双眼。

“!!!”,亨利瞬间心虚地站起来,想逃走。

但是,云烟反手将他拉到床上,发出“砰”的一声。

翻身便将亨利压在身下,双腿禁锢着亨利,头发撒在亨利的脖子,鼻尖,混合着些许花香,有点酥酥麻麻的痒意,让他很想打哈欠。低头却看到卡特琳娜微松的衣领下......

亨利感到鼻尖一热,想伸手擦一下时,却才想起双手被禁锢着。

面容苍白的卷发少年,鼻尖暗红的血迹,微弱的烛光,被拉扯后略松的衣领,在月光的照射下,反而增加了一丝柔弱。

掉下神坛的亲王,真让人想欺负。

云烟略一挑眉后,清冷的声音传来:“亨利亲王殿下,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亨利睫毛微颤,耳根的粉色一闪而过。

然后镇定的回:“不过恰巧路边罢了,发现卡特琳娜伯爵的“棺材”与众不同,便多看了几眼而已。”

“哦?原来亨利亲王殿下是看上了我的“棺材”呀,早说嘛。改天就为您寻一个更加独一无二的。”

云烟嘴角上扬,好看的眸子满是戏谑的看着亨利。

“那卡特琳娜伯爵能解释一下您现在的行为吗,这样压着一位男士,可是非常容易引起误会,以及一些后果的。”

亨利被卡特琳娜戏谑的眼角刺得立马反客为主。随即怂怂的翻身起来告辞,绅士的被窗台绊了一下......

云烟不自然地瞟着凌乱的大床,翻了好几次身才沉沉睡去。

......

云烟定制的大床做好后,就大摇大摆地送去亨利的城堡。

她今天难得穿了件酒红色的吊带连衣裙,到膝盖的长度。金色卷发垂至胸前,圆润白皙的肩头,在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极为诱人。

云烟满脸微笑的看着亨利:“亨利殿下,见您喜欢,便为您也定制了一份。这款可是更大,更软哦。”

看着亨利吃瘪,云烟感觉自己总算出了口恶气。任谁半夜被人盯着都会有一股阴森的感觉。醒后还不能打,别提多憋屈了。

亨利边绅士的道谢,边招手让管家为卡特琳娜端来食物。

亨利真的很喜欢看她进食,像只仓鼠一样,很可爱。吃饱后又像只猫一样,很慵懒。

整个人都活力四射。

不像其它动物,养着养着就消失了......

管家眼观鼻,鼻观心的驻在一边候着。偶尔殷勤地奔波去厨房,让他们赶紧做一些新出的菜色。

上任亲王走得早,只留下亨利殿下一个,亨利算是被他养大的。难得家里有客人,他可得好好伺候着。

云烟吃得快了,嘴角粘上了一些碎屑。

亨利刚想给她擦掉,身体就已经提前过去给她擦掉了。而后若无其事的继续端着一杯“饮料”,背后的手指微微蜷曲,指尖仿佛还残留着一丝温度......

云烟只觉得刚才有一瞬间,又闻到一股美食的香味。

比世界女主还香甜诱人。

但人是不经念的。

还没吃完,世界女主就咋咋呼呼地跑来,告诉她老亲王回来了。

世界女主自觉的从老管家手里提着已经打包好的糕点。但她走的时候,却总感觉背后阴森森的。顾漫心想,这个城堡可比卡特琳娜大人的古堡差多了。

......

云烟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原主的父亲,40几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肯定几百岁了。深邃的眼眸仿佛能看透一切,然而...

西蒙许久未归家了,妻子的失踪让他一直四处游荡。每次回家女儿都是另一副模样。

明明上一次离家女儿才会说话,下一次归来,她便已经会跑了。

岁月流逝,眨眼间,她便已成长为落落大方的少女了。

唯有跟妻子一般耀眼的金发从未变过。

西蒙眼眶湿润地搂着云烟,梗咽地呢喃着“我的小卡特....”

云烟浑身僵硬,很不习惯被父亲这种生物搂着。

只能机械性的用手拍着西蒙的背。

西蒙这次回来,除了是家族里出现了内鬼,另一件事就是他找到了一些关于小卡特母亲的线索。但他有点担心女儿的安危,毕竟...

族中发现有人勾结血猎,制造低级吸血鬼,投入人类世界,企图破坏三族平衡。

这次西蒙一方面是为了揪出内贼,另一方面便是为了给女儿找一个后盾,护她周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