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转机

乙另 | 发布时间:2022-06-23 18:13:08 | 阅读次数:20187

月亮没入云端,天漆黑一片。徴雨坐在天台上,俯览着楼下灯火通明的城市,神情悠闲自在,放佛刚酒饱饭足。“你跑不掉了!昨天是你的死期。”身后,一个男人拿着黑漆漆的枪口瞄准目标着徴雨,他的身后,是几十个与他一起的同伴。徴雨恍若未闻,轻蔑的态度引发了徴雨坐在天台上,俯瞰着楼下灯火通明的城市,神情悠闲自在,仿佛刚刚酒饱饭足。。...

月亮没入云端,天漆黑一片。

徴雨坐在天台上,俯瞰着楼下灯火通明的城市,神情悠闲自在,仿佛刚刚酒饱饭足。

“你跑不掉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身后,一个男人拿着黑漆漆的枪口瞄准着徴雨,他的身后,是几十个与他一起的同伴。

徴雨仿若未闻,不屑的态度引起了男人的愤怒,男人一个手势,无数颗子弹贯穿了徴雨的身体。

徴雨嘴角流出鲜血,眼神失去生机,残破的身体从高空落下。

徴雨只感觉自己闭了一会眼,再睁眼,依旧还是那个天台,男人不厌其烦的重复着:“你跑不掉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扣动扳机,瞄准,男人都眼中只有他的猎物。

瞄准孔中他的猎物没有转头,他喷怒之余却有一丝惶恐,仿佛他曾无数次用子弹贯穿猎物的身躯,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徴雨确实已经死过无数回了。

已经不记得确切的时间,她似乎总能引来各种各样的危险,以她的死亡为契机,时间会快速的倒流回到她死前的某一个节点。

徴雨一开始尝试过脱离这种无限的死亡循环,但无论她如何反抗,都徒劳无功。

例如现在,天台上的这些人并不是她的对手,但在她触碰到天台的门前,总会有各种突发意外让她死亡。

很费解,让她活,又不给她活路,仿佛是一种恶劣的捉弄,让她恨得牙痒痒。

“喂,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少年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徴雨震惊地盯着少年,在之前的循环中,少年从未在天台上出现过。一时间,数十个枪口齐刷刷地对准了少年。

少年被那么多目光和枪口包围,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嗨……我叫伊尹……”

徴雨嘴角上扬,找到了,转机!

她不由分说,一把拽住少年的手腕就往天台门跑。

持枪者的子弹突突地扫射向她,都被她轻而易举地躲过。重来了这么多次,对于这些人有几斤几两她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短短五秒,她就打开了天台门,六秒,她抱起少年就从天台门跳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走楼梯。

怀中的少年一脸茫然,只能发出誓死守住贞操的呐喊:“不要啊啊啊啊!”

“嘭——”一声高空坠物的声音,吓得整栋楼的人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徴雨脚踩破碎的地板,看了一眼上面,以疾风般的速度冲出了大楼。

一口气跑到几百米开外,徴雨才慢慢停下来,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那个……”少年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徴雨思考了一秒,才慢慢把少年放下来,但手却紧紧地握着少年的手腕。

这可是让她获得自由的宝贝,可不能放跑了。

少年的耳朵尖有些泛红,半晌才小声地说到:“我叫伊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徴雨。”

“徴雨?名字真好听。”伊尹的笑容如雨后春笋,青涩又稚嫩,令来往的行人愣了神。

徴雨不为所动,威胁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跟着我,听我的话,不然,就杀了你。”

“啥?”伊尹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带到了一个阴暗的房间里。

他有些不确定地问到:“你刚刚用的是……魔法?”其实不用问,能从一个地方瞬间到达另一个地方,除了魔法还有什么?

“嗯。”徴雨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但伊尹还是惊了一下,因为,魔法师极其的稀有,尤其是在如今拥有魔法天赋越来越少的时代。

“这里是哪里?”伊尹瞄了眼桌脚旁的骷髅头,默默地咽了口口水。

“我家。”徴雨在桌上倒了杯水一口闷进喉咙里,手背一抹嘴角的水渍,然后四处翻找。

“你在找什么?”伊尹好奇地上前。

“记录本,还有地图。”她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